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誅邪

誅邪

最好的瓜 著

完本免費

誅邪是最好的瓜寫的一本靈異小說。算命先生說我活不過20歲,可是等撈到那具女尸后,一切都開始變了……

9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1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誅邪是最好的瓜寫的一本靈異小說。算命先生說我活不過20歲,可是等撈到那具女尸后,一切都開始變了……

免費閱讀

   20年前,一場大雪,將四川岷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那年,也是我爸媽剛成親,村里人都說,大雪天娶媳婦,以后一定會是個豐收年,生個孩子也是白白胖胖,福氣滿滿。
  可是事實恰好和這里相反。
  我剛出生,我娘就因為我難產而死,而我自己也只剩下一口氣,好不容易吊回來,卻總是體弱多病。隔壁家里的大黑狗也總是對著我沒日沒夜的吠叫,而且還總是莫名其妙的生病,去醫院,也看不好。
  我爸那時候就著急,到處求醫問藥,什么土方子,都給我試了一次,可是都沒起到作用。
  最嚴重的一次,就是被隔壁的大黑狗,從屋內拖出去,差點被咬死。
  我爸因此還將隔壁鄰居家里的大黑狗給宰了,兩人還因此干了一架。我爸那段日子,為了治我身上的病,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到處打聽,有時候一個大男人還偷偷抹著眼淚。
  后來有人告訴我爸,說大黑狗一般是驅邪用的,你家孩子這么招惹大黑狗恨,會不會是你孩子被什么臟東西纏上了,那人勸我爸去秦口河邊去找找楊端公問問法子。
  我爸也是走投無路,就帶著我去了找了楊端公。
  楊端公平時沒事的時候,就會秦口河打漁為生,有人請了,就會幫著看一些邪門不尋常的事情。
  楊端公五十歲的樣子,但是常年風吹日曬的,看起來有六七十。
  我和楊端公第一次見面,就是在我七歲那年,楊端公看了第一眼,就說:“兄弟,你娃娃的命我可以救,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爸當時聽了這話,激動異常,趕緊問楊端公說:“什么條件?”
  楊端公開口悠悠的說著:“我們這行的都五弊三缺,我的條件就是我救好了你的兒子之后,他要拜我做干爹。等我老了之后要給我養老送終。你可同意?”
  我爸幾乎沒有任何遲疑,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楊端公接著說:“你既然同意了,那我幫你們也就等于幫我自己,救你兒子也算是出師有名,這個人我救了!”
  說完楊端公也沒耽擱,伸手在我臉上摸了摸,然后掐指一算說:出生逢大雪,厄運纏身來,眉心多風雨,此生多舛途,一生帶天運,仇敵藏四周。楊端公念完這句話,我爸聽的一知半解,
  我爸問楊端公:“端公,這是什么意思?”
  楊端公告訴我爸說:“意思是說這娃兒的一生命運多舛。”
  我爸那時候,基本上已經把所有的方法都用了,現在聽見我還可以活,他突然抱著我,“噗通”一聲,就跪在了端公的面前,說著一番感激的話。
  楊端公趕緊將我爸給攙扶起來,淡淡的說:“娃兒的魂怕是已經要到了鬼門關了,你把他先抱到我家里。”
  我爸按照楊端公說的,抱著我就放到了床上。
  隨后楊端公對我爸說:“你先回去吧,這邊的事情交給我處理。”
  我爸當時雖然舍不得我一個人在這里,但咬咬牙,還是走了。走的時候,還和我說:“懷兒,什么都不要害怕,有什么事情,都聽干爹的。”
  我那時候年紀小,看著我爸走了,自己獨自面對這樣一個黑臉漢子,心里也發慌。
  楊端公走過去將門關上。
  屋內還有些黑乎乎的,楊端公和我說:“娃兒,待會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知道嗎?”
  我眨巴了下眼睛,根本不敢說話。這樣算是默認了。
  楊端公轉身,也不知道從哪里,請來了三炷香,三炷香,就插在我床下邊,他將三炷香給點燃,一陣青煙裊裊升起,我當時身體弱,也坐不起來,就看著楊端公做著這一切。
  楊端公雙手捏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然后嘴里念念有詞的說著什么,嘴唇張合的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什么。
  只是下一秒,我忽然看到他身邊出現了兩道黑影,黑影的樣子我還看見了,兩個有著長長舌頭的人,手中還拿著鐵鏈子,一個穿著白衣服帶著白帽子,一個穿著黑衣服,帶著黑帽子。
  兩人長的兇神惡煞,我嚇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我還差點尖叫出聲,而且我還看見楊端公和那兩人說著什么話,而且越說,楊端公的情緒就越激動,可是兩道黑影,卻還是無動于衷,而且其中一道黑影還將著鐵鏈子朝著我甩來,但是被楊端公給抓住。楊端公面露難色,說著:“娃兒還小,你們就放他一馬吧。”
  我當時還看見楊端公抓著黑色鐵鏈的手冒著黑氣,表情都扭曲起來,隨后我就看見楊端公從自己的身上抓住了一把東西,塞給了一道黑影,黑影接過后,才將鐵鏈子給收回,悶哼的說了幾句話,就忽然消失在房間里。
  當時,屋內還起了一陣陣的黑風。
  楊端公等兩道黑影走后,忽然一陣劇烈的咳嗽,吐出了一口黑血,我見到楊端公吐黑血,差點就要嚇哭了,楊端公伸手輕輕撫摸了下我的腦袋,和我說:“不要怕,已經沒事了。”
  我眨巴了下眼睛,沒有說話。
  楊端公還和我說:“今晚發生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包括你爸,你等等我,我去給熬一碗湯。”
  楊端公說著話,就往外走去,我看著楊端公的背影,那時候,感覺他走路都一搖一晃的,像是隨時要摔倒在地上,過了大概半小時的樣子,楊端公就端著一碗藥過來,不過那碗藥不像是尋常的藥,因為從碗內散發的出來的一團黑氣。
  看著很詭異的黑氣。
  楊端公叫我攙扶起來,對我說:“娃兒,喝吧。”
  楊端公見我遲疑,笑了聲,就先自己喝了口,然后遞給我,我見楊端公都喝了,我也就喝了下去。
  “喝完了,好好睡一覺。”
  我嗯了聲,說好。
  說來也奇怪,也是喝完那晚藥湯,那天晚上,我就睡得十分的安穩,從出生到現在睡得最安穩的一次,第二天醒來,楊端公看了我眼,說:“餓了吧?桌上有我剛煮的面條,你吃一碗吧。”
  “我要回家了。”我回答說。
  楊端公一笑說:“娃兒,別著急,吃完在回家。”
  楊端公笑的很慈祥,加上我自己也真的很餓,就坐下來吃面條,也不知道是不是楊端公的面條弄的好吃,還是我自己特別餓,反正一口氣就吃光了,吃了之后,都感覺自己比以前有力氣多了,我剛放下筷子的時候,我爸就從外面跑了進來,見我吃了那么一大碗面條,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說:“懷兒,你能吃東西了啊!”
  我見到我爸,加上昨晚上受到的驚嚇,就趕緊朝著我爸跑去,我一把抱住我爸。
  我爸卻高興的不行說:“還有力氣跑路,端公,我兒子是不是已經好了?”
  楊端公笑了笑,剛準備說話,這時候,外面卻傳來一聲鳥叫聲,鳥叫的聲音,沙啞難聽,我們同時往外看去,就看到在楊端公家門口,停著一只黑色的烏鴉,楊端公原本的笑立即就收斂了,呢喃了聲說,烏鴉報喪?
  我爸當時沉浸在喜悅當中,就沒聽清楚,就問說:“端公,你說什么呢?”
  楊端公搖搖頭說,沒說什么。
  我爸笑著就從口袋里摸出一個紅包,我看那紅包還挺厚的,他將錢遞給楊端公,楊端公卻擺手拒絕說:“兄弟,你這娃娃,還能在我這多留幾日嗎?我再看看。”
  我爸笑容一窒,就問說:“端公,是不是我兒子還沒好?”
  楊端公搖頭說:“也不是,主要是留下你娃兒,我在看看,以防萬一。”
  我爸仔細想了下,也覺得楊端公說的有道理。
  我爸轉而對我說:“懷兒,那你這幾天就好好跟著干爹,千萬不能調皮搗蛋。”
  我應了聲,我爸最后還是將紅包塞給了楊端公,說這是留在這的生活費。
  楊端公推辭不了,就收下了。
  目送著我爸走后,我就問了楊端公一個問題,我問完后,楊端公詫異的看了我幾秒,說:“你知道了?”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