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科幻 → 二婚

二婚

祈鹿八今 著

完本免費

二婚是一本oba年下文,主角是祝曜淵鐘文冉,作者是祈鹿八今,祝曜淵一根正苗紅的大好alpha,系統居然為他強制匹配到了個被標記過的omega。這個omega聽說是二婚,前任戰死在了前線,正處在信息素紊亂期,迫切需要二次標記。剛接到通知的祝曜淵佛了。狐朋狗友知道以后亂出主意,找人勾引omega做出格的事,他尋機錄像作為證據。可他見了人,發現omega雖然二婚,但信息素馨香怡人,是朵正經的高嶺之花,窘迫的面紅耳赤,怒目圓睜罵人的模樣該死的可愛。祝曜淵臨時改變計劃,將人送回了家。幾個月后,婚禮照常舉行,祝曜淵把新婚燕爾的伴侶抵在墻角:“聽說你二婚?不如試試我和你前夫誰厲害?”

13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二婚是一本oba年下文,主角是祝曜淵鐘文冉,作者是祈鹿八今,祝曜淵一根正苗紅的大好alpha,系統居然為他強制匹配到了個被標記過的omega。這個omega聽說是二婚,前任戰死在了前線,正處在信息素紊亂期,迫切需要二次標記。剛接到通知的祝曜淵佛了。狐朋狗友知道以后亂出主意,找人勾引omega做出格的事,他尋機錄像作為證據。可他見了人,發現omega雖然二婚,但信息素馨香怡人,是朵正經的高嶺之花,窘迫的面紅耳赤,怒目圓睜罵人的模樣該死的可愛。祝曜淵臨時改變計劃,將人送回了家。幾個月后,婚禮照常舉行,祝曜淵把新婚燕爾的伴侶抵在墻角:“聽說你二婚?不如試試我和你前夫誰厲害?”

年下,甜文,(偽)雙向暗戀,(偽)先婚后愛,(偽)破鏡重圓

懵懂冷淡年長受(鐘文冉)×小瘋狗汪汪汪.其實很直男攻(祝曜淵)

內容標簽: 年下 情有獨鐘 愛情戰爭

搜索關鍵字:主角:祝曜淵,鐘文冉 ┃ 配角:. ┃ 其它:abo,記憶重置,微科幻

免費閱讀

第1章 

  白天祝曜淵正在工作,他秘書程小姐,一個身高一米七五的beta,踩著五厘米的高跟鞋,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連門都沒敲就推門打斷了祝曜淵的沉思。

  她說:“祝總,您的匹配結果下來了。”

  上一秒還在思考中午該點什么外賣的祝曜淵,明顯沒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么。

  程小姐個子和脾性成正比,耐心解釋:“您不是到了法定匹配年齡?上個月國家的通知剛下來您就交過去了擇偶標準清單,結果昨天已經下發至了您的郵箱,剛剛政務大廳的工作人員給我打電話過來,讓您早日領人去登記。”

  實際上,登記之前,國家還會給兩個新人段交往適應期——但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祝曜淵站起來,他的身高有一米八九,比穿了高跟鞋的程瀅還要高出不少,站起來時氣勢迫人,加上比較駭人的信息素,如果此時有個小o站在他面前,估計能直接軟倒,邊發情邊哭。

  他表情帶有一絲裂縫,“匹配成功了?”

  “是的,匹配成功了。”

  “我列的那份清單,遞交的時候你確定一條都沒遺漏?”

  “祝總,我是老員工了,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程瀅回想起他遞給自己那份寫滿了整整兩頁A4紙的清單,嘴角還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祝曜淵坐回去——這位國家二級alpha,帝國舉國百分之八十年輕人眼中的最佳結婚對象,此時正陷入了不敢置信的恍惚當中。

  他揮揮手,讓程秘書出去了。

  關門前,程瀅看見祝曜淵已經直起上身打開了電腦,眉頭皺的能夾死只蒼蠅,聲音幾不可聞:“不應該啊……給我找了個天仙兒?”

  程秘書嘴角又是一下抽搐。

  天仙兒不天仙兒的程瀅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們公司一向以敬業愛崗著稱的祝總,今天沒撐過下班就溜了,走之前和她撞了個臉對臉,彼時程秘書手中還抱著堆需要處理的文件。

  祝總臉色陰晴不定,復雜到難以言喻,手上通著電話,抽出空來瞥了程小姐一眼:“嗯,二十分鐘后到——文件放我桌上明天處理,麻煩順道幫我關下電腦,今天我有事要先走。”

  程瀅答應一聲,還待說什么,祝曜淵已經匆匆進入電梯走了。

  辦公室里的電腦果然沒關,程瀅輕觸鼠標,電腦屏幕亮起,卻不是主界面,而是停留在郵箱。

  程秘書很有職業操守,目不斜視,上來就叉掉了。

  但頁面太直觀,還是免不了看到零星那么幾個字,是她家老板剛匹配到的對象,名字叫鐘文冉,長得不錯。

  婚姻狀態那一欄寫著:離異。

  她好像突然明白過來走之前祝曜淵的臉色為什么那么復雜了。

  而她家老板在那不久之后到達了家KTV,進門先被一群狐朋狗友圍攻,而后坐到了一旁開懷暢飲。

  “你說啥……嗝,”祝曜淵的發小兼狗友張聰挨過來,他喝得有點高了,“你說啥瘠薄玩意兒?”

  “我說,”祝曜淵胳膊微彎,搭他肩膀上,音樂聲太大,所以只能貼著講話,驀地大喊,“我他媽匹配到個離異omega!”

  他這突然來一嗓子,張聰耳膜都快震碎了。

  張聰悻悻然縮回去,alpha之間的信息素相互排斥,而強者和弱者之間更是有著涇渭分明的差別,他弱了祝曜淵有一大截,挨近了不舒服。

  他一退縮,祝曜淵又開始喝酒,他今天好像悶著氣,信息素里都摻著股霉味兒,惹得聞到的人也跟著他心情抑郁。

  從前祝曜淵當兵時的戰友、如今的商業狐朋荀長青左攬右抱,右邊的小o喂完酒,左邊的小o遞葡萄,他喟嘆道:“天天酒場里做生意,我特么現在看見飯店就想吐,還是咱兄弟幾個在一塊痛快。”

  “你是痛快了,”張聰抱著酒瓶子,眼神一個勁兒往祝曜淵那瞥,賊溜溜的,“有人可郁悶著呢。”

  荀長青:“要我說兄弟,你當初雞血上頭列那一堆條件上去,現在想反悔,人上邊可直接按最重的那條罰你,十萬公民幣還好說,降了公民等級那可就嚴重了,再加上剝奪下次匹配的擇偶條件,弄不巧和你匹配到的omega再是個脾氣暴的,嘖,你說你還不如當初拒了,何必呢。”

  張聰聽完就笑:“他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當初聽別人說把條件弄多點,系統一時半會兒就匹配不到了,有的甚至靠這招拖了一輩子,其實你說想想就不靠譜,這朋友還真信了,強呀曜淵。”

  祝曜淵不想說話,隨便摸到手邊的某樣物件,沖張聰砸了過去,一個大寫的“求閉嘴”。

  荀長青松開身邊的兩個omega,往前坐了坐,笑得不懷好意:“生氣又解決不了問題,你有什么打算沒?”

  “我他媽能有什么打算,”祝曜淵咬牙切齒地點著了根煙,叼在嘴里,全然不見在公司里的正經嚴肅,眉目間甚至有點痞氣,吐出口煙圈,“找找關系多交點錢,把這事推了,怎么著也得把等級保住,實在不行,不就個離過婚的omega嗎,老子還怕他不成?”

  “嘖嘖,”荀長青瞇著眼睛笑,跟條大尾巴狐似的,“做那么久的生意了,你就不能像個正經商人一樣,多動動腦子?”

  俗話說無奸不商,祝曜淵吸口煙:“你有主意?”

  “有是有,得看你能不能豁出去了,”荀長青捏了把左邊omega的臉蛋,見祝曜淵瞪過來,連忙接了下句話,“你不想降公民等級,就讓那個omega主動提出來拒絕申請不就得了?用錢也好,用人也好……總有樣東西他抵擋不了。”

  祝曜淵捻滅煙頭,若有所思。

  如非必要,他對著omega正不想使什么腌臜手段,但事關公民等級,公民等級在帝國是種十分重要的身份憑證,有制度嚴格規定了幾級可以購買多少房產、收購多少地皮,甚至可以說它決定了一個人在帝國人生可以到達怎樣的高度。

  他現在是二級,除高官貴爵外最高的一個等級,降了,損失的可不止是表面上拒婚十萬罰款。

  不知道上面是有意無意,先是通知到了法定適婚年齡,而后又給他匹配到個離過婚的omega。

  他也不是有老一輩的獨占情結,可omega如果離過婚,首先要經過標記洗刷,標記洗刷對omega的身體傷害非常大,相當于懷孕五六個月流產,幾乎可以肯定這個omega身體不好。

  可他也確實到了適婚年齡,而清單里,也獨獨紕漏了不希望配偶離異。真真是日了狗了。

  正思索,那邊張聰揚聲大叫:“可把你個臭小子盼來了,你怎么比老祝還難約!”

  祝曜淵抬眼,看見包廂門被推開了,進來了楊嘉。

  楊嘉是他們幾個里最安靜的一個,也是唯一一個beta,大學時認識,比認識荀長青的時間早,他學習好,大學畢業后留校攻讀了研究生,如今已經是碩士。

  楊嘉笑道:“聽說老祝有對象了,我放下手頭的工作就跑過來了,晚上還得回去加班。”

  祝曜淵黑著臉:“誰說我有對象了?”

  他們有個小群,一般都是張聰最活躍,聞言連忙轉移話題:“哎哎你們那導師是不是有病,天天加班,問題也不給你漲工資。”

  楊嘉不知想到什么,莫名臉紅:“還行吧……我也沒那么想漲。”

  “□□們看他那惡心的模樣,”張聰大叫,“老楊,有情況啊?”

  楊嘉不否認:“我們導師是個omega。”

  這相當于承認了,張聰大聲起哄,連祝曜淵都挑了下眉,荀長青摸著右邊小o的屁股,喝了口遞過來的酒:“有照片么?看看。”

  楊嘉有點羞澀,但還是找了張偷拍的側臉,手機遞到祝曜淵面前時,他乍一看沒怎么反應過來,只覺得眼熟。

  照片里的人眼眸低垂,脖子細長白皙,正站著調整某種儀器。

  偷拍人角度找得好,他對著光,臉上細小的絨毛纖毫畢現,肌膚通透,往下放大,能看見他手背上起伏的筋骨,還有微凸的血管。

  祝曜淵愣住幾秒,與楊嘉對視,遲疑道:“他是不是叫鐘文……”

  楊嘉接:“鐘文冉。你認識?”

  “這可有意思了,”祝曜淵挑眉笑了,“今天他的資料剛被發送到我的郵箱里。”

  音樂不知被誰給調小了,全場安靜的能聽見屏幕傳出的哼唱,祝曜淵漫不經心地又點燃煙,只見楊嘉滿臉疑惑。

  張聰震驚:“不是我想的那……”

  祝曜淵彈彈煙灰:“老楊,你喜歡他?”

  楊嘉狐疑:“你想干嘛?”

  “我能干嘛,我又吃不了他,”祝曜淵嗤笑,“不過如果你想‘吃’掉他,或許我可以幫你一把。”

  真是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啊。

  面對楊嘉的不解,祝曜淵把手機扔給他,只說:“把人約出來吧。”

  張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是,你們搞什么呢,以我的智商怎么理解不了了呢?”

  “說您笨您還真不客氣,”荀長青調侃,“匹配這種東西,一個人拒絕又罰錢又降等級的,可是如果我們幫幫老楊,讓那omega和老楊看對眼兒,瞧不上老祝,到時兩人一塊去民政大廳遞了拒絕申請書,這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不是,”張聰腦子還沒轉過彎來,“你怎么知道那老師能瞧上老楊啊。”

  “這不就要靠我縱橫情場多年的殺手锏了嗎,”荀長青不知從哪掏出來小瓶試劑,“無色無味,加水里狗鼻子都聞不出來異樣。”

  張聰連忙過去夠:“不是我說,你這可就太不厚道了,我看這種下作手段就算能得到人身體,喜歡可夠嗆。”

  “你放心吧,”荀長青遞給他,懶洋洋一伸腰,“就是助興的,如果那老師對老楊真沒意思,這藥頂多讓身體發熱,有意思的話……”

  他含著戲謔,頓了頓:“皆大歡喜。”

  “那也不對啊,”張聰把試劑一放,“老祝你不是對那點兒事沒興趣嗎?平時裝得道貌岸然,我都不知道的東西你怎么知道?”

  “偶然發現的,”祝曜淵扶額,繼而輕“嘖”道,“老楊,放心大膽上吧,哥哥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

  楊嘉則輕攥拳頭,垂頭一言不發。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