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驚!影帝的心上人竟然是他

驚!影帝的心上人竟然是他

五行多木 著

完本免費

驚!影帝的心上人竟然是他是一本都市竹馬文,主角是江憲宋熹,作者是五行缺木,假高冷真舔狗影帝攻X真高冷果敢總裁受,傻白甜,睡前小甜餅,暗戀成真。

6.97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驚!影帝的心上人竟然是他是一本都市竹馬文,主角是江憲宋熹,作者是五行缺木,假高冷真舔狗影帝攻X真高冷果敢總裁受,傻白甜,睡前小甜餅,暗戀成真。

免費閱讀

    番外1 生活中的甜(上)

    1 【關于江影帝的節日祝福】

    宋熹向來對江憲能沒話找話聊的功夫極其佩服,雖然,他很多時候話題的開頭都令人滿臉黑線———

    社會你憲哥:熹熹老婆~情人節快樂!老公永遠愛你啾咪^ω^

    宋熹:……

    社會你憲哥:寶寶~三八節快樂呀!!!

    宋熹:……

    社會你憲哥:清明節快樂!!永遠幸福哦~

    宋熹:……

    社會你憲哥:寶貝兒!勞動節一起動起來呀!今晚憲哥好好疼你(^з^)

    宋熹:……

    社會你憲哥:babe~兒童節快落!你是我永遠的小寶寶^_?☆ 晚上憲哥要抱著寶寶睡覺覺~

    宋熹:……

    從新的一年元旦開始,到年末的圣誕節結束,無論哪個節日,江憲都能向宋熹傳達他真切的祝福。

    宋熹雖然內心極度無語,但總是很配合他,然后江影帝就能把話題繼續順下去,又能和他家熹熹進行愉快的聊天。

    ……

    所以說啊,江憲沒話找話的本事都是被他家熹熹給慣出來的!

    2【關于微信屏蔽琳姐這件大事兒】

    江影帝最近發朋友圈發的很勤快,比他拍戲都勤快!

    社會你憲哥:早上收到了老婆的早安吻,軟軟的……好甜。

    社會你憲哥:回家的時候老婆已經把晚飯做好了,我真是修了幾世的福氣才娶到了我家熹熹(≧?≦)

    社會你憲哥:熹熹超甜的!!!

    社會你憲哥:我家熹熹睡覺的時候像個貓咪,抱著軟乎乎的一團,我還拍了照片……但我是不會給你們這群單身狗狗看的!哼唧.jpg。

    社會你憲哥:臨時起意,明天跟我家熹熹去海邊住幾天~

    ……

    琳姐:江憲!!你死去哪了???珠寶合作方明天下午讓你去補拍上次的廣告!!人呢!!

    ……

    江憲:??琳姐,我朋友圈說了哇,我跟我家熹熹去海邊了?呆五天。

    琳姐:什么朋友圈??我怎么不知道?你還會發朋友圈??

    江憲:……

    糟糕。

    他朋友圈都默認屏蔽琳姐的。

    琳姐:臥槽!!江憲你要死了??你說!!你是不是把我給屏蔽了!!!虧我對你事事上心??你竟然直接給我屏蔽了!

    江憲:不是!琳姐你聽我解釋!

    琳姐:去死.jpg。

    江憲:……

    ……

    當江憲把這件事說給宋熹聽的時候,宋熹無意間去逛了逛江憲的朋友圈……

    ??

    宋熹委委屈屈地抬頭,“阿憲,你是不是把我也給屏蔽了??”

    江憲:……

    大事不妙。

    江憲的求生欲此刻極其強烈,看著宋熹水汪汪的大眼睛,什么也不說直接把人抱進了懷里,吻了下去……

    宋熹明明被江憲吻了許多回,但回回都暈暈乎乎,被江影帝欺負得東南西北也分不清楚。

    后來,他完全忘了有這回事兒了。

    ……

    果然,還是他家熹熹最好哄!

    身嬌體軟脾氣好,對他溫柔又體貼。

    他真是太幸福惹~

    ……

    而琳姐嫁不出去也是有原因的,江憲心想,就這破脾氣!也就不痛不癢地罵罵他了。

    


  番外2生活中的甜2

  3【關于熹熹醉酒】

  江憲和宋熹結婚后,宋熹參加的第一個晚會——他喝得酩酊大醉。

  醉酒的緣由只可能是江憲。

  商友A:宋總恭喜恭喜啊!

  商友B:祝您和江影帝百年好合!

  商友C:您和江影帝真有夫妻相呢。

  ……

  宋大總裁長了個戀愛腦,但凡聽見有人夸他家阿憲,就高興得不能自己。

  于是腦子一熱,來一人干一杯!

  眾人見平時清冷孤傲的宋大總裁今天這么爽快,連忙到他面前吹江憲,一吹一個準!

  秘書眼睜睜看著總裁大大干了一杯又一杯的酒,連阻止都阻止不了。

  這下大伙兒都明白了,討好宋熹都夸江憲,夸上天那種,說不定宋熹一高興,啥割地賠款的合同都給你簽了。

  誰讓江憲是宋熹唯一的軟肋呢。

  ……

  還在拍夜戲的江憲接到秘書電話的時候,聽說了這么個情況,趕忙回了家。

  此刻秘書正在家里跟他家總裁大眼對小眼,江憲剛一到家,就聽到他家熹熹清冷的嗓音,“不行,你去把阿憲找來!”

  “江影帝在回來的路上了……”秘書欲哭無淚,他家總裁根本不放他走。

  “不行,你去把阿憲找來!”宋熹又重復了一遍,嗓音清冷。

  秘書:……

  江憲匆匆進門,朝著宋熹走了過去,宋熹似有所感,歪了歪腦袋,正巧看到了江憲,“阿憲!”宋熹猛地站了起來,搖搖晃晃朝著宋熹跑過去,一頭撞進他的胸口。

  “阿憲,這個男人欺負我!”宋熹指了指身后的秘書,得意洋洋地告狀。

  秘書:……哭!

  江憲無奈地笑了笑,揉著宋熹的腦袋安撫他,并用眼神示意秘書可以走了,秘書趕緊離開,就怕被他家總裁強行留下來挨罵。

  “熹熹?”江憲捏了捏宋熹的耳垂,一口氣輕輕柔柔地吐在了他耳邊,宋熹仰著腦袋,瞇著大眼睛軟糯地看著江憲,“嗯嗯,在的。”

  江憲被宋熹的反應萌呆了,又開始逗他,“老婆?”

  宋熹聽見熟悉的嗓音格外放松,又上下晃著腦袋,笑瞇瞇看著江憲,“老婆在這兒!”說完用指頭指了指自己。

  江憲大笑,又問:“你是誰老婆?”

  宋熹呆呆地愣了愣,歪著腦袋想了想,“我是阿憲的老婆!”

  話落,突然紅了紅眼眶,扯著江憲的衣角,“你帶我去找我老公好不好呀?”

  江憲看著宋熹突然發紅的眼眶,心疼死了,“熹熹乖,老公還在這兒。”

  宋熹呆愣了好久,突然睜大眼睛看著江憲,小指頭突然點了點江憲眼角的美人痣,委委屈屈地把腦袋蹭到江憲懷里,“嗚嗚嗚,老公我好想你!”

  江憲有點搞不懂醉酒的熹熹了,前一秒還笑嘻嘻,后一秒就哭唧唧了。

  “熹熹我也想你。”江憲最近整日里都混劇組,偶爾根本來不及回家,過幾天還要去國外拍兩個月的戲,他家熹熹心里肯定不滿極了,此刻跟著醉酒一塊發泄出來了。

  “老公你疼疼我。”宋熹突然淚眼朦朧地看著江憲,“你疼疼我好不好,你都好久沒碰我了……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江憲這才知道宋熹這些天心里一直這么忐忑,他吻了吻宋熹的眼角,“怎么會?我最愛熹熹了。”

  “那你還要去國外拍戲……你肯定不要我了……嗚嗚嗚。”宋熹淚珠子直接滾下來,看著江憲努力睜大眼睛道,“你把熹熹也帶上好不好,熹熹很乖的……”

  江憲眼睜睜看著宋熹脫下衣服,白凈柔軟的身子蹭著他,一點點誘惑他,“你疼疼我,我想給你生寶寶呢……”

  江憲忍無可忍,抱著宋熹去了臥室……

  事后,宋熹的眼眉媚得不成樣子,不過似乎還在醉酒當中,用自己的小鼻子一點點蹭著江憲的胸口……

  江憲把宋熹扯回懷里,捏著他的小嘴問,“誰教你的?”

  宋熹此刻的容顏嫵媚動人,像個小妖精似的纏著江憲,“我自己學的……書上說當老婆一定要會在床上伺候老公……阿憲我厲不厲害?”宋熹睜大眼看著江憲,“我還學了好多……一定會伺候好你的,你不可以找別人哦……”宋熹軟軟的開口,江憲的心此刻也被宋熹弄的非常柔軟,他眼眸深邃地望著懷里的宋熹,低聲說:“只欺負你。”

  宋熹點點頭,萌著臉說:“嗯嗯,只欺負我。”

  ……

  第二日醒來后,宋熹想起自己昨夜……羞得在被窩里躲著不肯起床,后來聽到江憲說再不起床就把他一個人丟在家里,宋熹才委委屈屈伸出白白的手臂,仰著小腦袋說:“老公,抱抱!”

  江憲覺得他家老婆的一舉一動都很長在他心里似的,總能戳中他最柔軟的地方。

  4【關于生寶寶】

  江憲和宋熹婚后第一次吵架,是因為孩子的事。

  江大影帝從沒想到他家熹熹竟然愛他愛到這種地步,為了他在床上的幾次戲語,竟然真想給他生寶寶。

  “你這段日子遮遮掩掩,就在弄這種東西?”江憲把一堆文件拍在桌子上,看著抿著嘴不說話的宋熹,氣不打一出來。

  “宋熹,這只是一些初步研究試驗,你怎么這么想不開,要率先當這批小白鼠?啊?!”江憲想到宋熹這些天被當做小白鼠試來試去,就想把那些個科研機構全拆了。

  宋熹第一次被江憲兇,抿著嘴紅著眼睛不說話。

  “你馬上結束這些亂七八糟的試驗。”江憲堅決地說道。

  宋熹第一次對著江憲搖頭,抬頭看著他,“我不。”

  江憲的神色立刻冷了下來,剛想繼續勸宋熹,只見他的淚珠子早已跟不要錢似的滾了一桌子,江憲立馬慌了,想去抱宋熹,就見他掙扎著哭鬧,“你竟然兇我……阿憲你壞死了……”最后哭得不停打嗝,一雙眼睛紅得嚇人。

  江憲無奈地嘆了口氣,冷靜地說道:“熹熹,這些研究只是初步試驗,你心甘情愿去當小白鼠,有沒有想過我有多心疼嗎,如果你真想要孩子,我們去領養兩個?我一定好好疼愛他們。”

  宋熹怔了怔,扁著嘴委委屈屈哭訴,“不是你要讓我給你生孩子嘛!”宋熹向來不喜歡小孩子,要不是因為他家阿憲,他又怎么會這么折騰自己?

  江憲抬頭詫異地看著宋熹,這才反應過來熹熹把他床上的戲語當了真,一味想給他生個寶寶出來,他心疼極了,抱著宋熹安慰道:“熹熹,比起寶寶,我更重視你,你千萬不要折騰自己了……”

  宋熹抿著嘴,突然開口,“那你還要我給你生寶寶嗎?”

  江憲搖頭,“不要了,有你一個寶寶就夠了。”他捏著宋熹的鼻子,輕輕擦拭宋熹臉上的淚水,在外面這么清冷高傲的人,在他面前說哭就哭,存心讓他心疼。

  “你不可以兇我了……”宋熹鼓著嘴,“我最愛你了,你怎么可以兇我……”說著又覺得委屈,江憲趕緊安慰道,“寶貝兒我錯了,我沒有兇你……”

  “你還說要領養兩個的孩子!”宋熹瞪了瞪江憲,“那還不如我生!”

  江憲有些趕不上宋熹的思路。

  “還說要好好疼愛他們……”宋熹越說越委屈,“你疼愛我不行嘛?為什么要把愛分給他們……”他可生氣了。

  江憲聽完后突然笑了,看著莫名吃醋的熹熹,“我家小醋精還說要給我生孩子,以后我要把愛分給孩子,你不是要哭死!”

  “不許!”宋熹沉下臉瞪著江憲,“你只能疼愛我的!”

  江憲親了親宋熹,“是是是,只疼愛你的,所以別想著給我生孩子了。”

  宋熹垂著腦袋想了想,“還是不生了。”他雙手環著江憲,“你不許后悔啊,以后就只能愛我一個人了。”

  江憲笑了笑,這就是他的寶貝心肝啊,他愛他都來不及,哪有心思把愛分給別人呢。



  番外3生活中的甜3

  5【關于直播那些事兒】

  “已經開了嗎?”江憲懶懶散散地靠在沙發上,仰頭看著手機,對著自己的那素顏皺了皺眉,看了看刷屏,吐口道:“素顏!不化妝!就這么看看吧!”

  江憲把手機放在事前準備好的直播架上,依舊懶洋洋的開口,“琳姐說你們太久沒見我了,下了死命令讓我直播,就半個小時吧!”

  手機被刷爆了屏,江憲瞇著眼掃了掃,發現直播卡的厲害,“要不主動退點掉?人太多太卡我還怎么直播?”

  話落,江憲發現有一波人進直播間了,他抽了抽嘴角,覺得自己的直播間要炸。

  “那速戰速決吧!”江憲說道,“你們隨便問些問題,我完成琳姐給的任務后就撤!”

  底下刷了一堆“啊啊啊啊憲哥不要走!”

  “趕緊的,熹熹再過半小時就回來了。”江憲催促道。

  “啊啊啊啊想看宋總!”

  “宋總露個臉吧!”

  “啊啊啊啊憲哥好帥!”

  ……

  “別帥來帥去了!”江憲瞇著眼看到一個可以回答的問題后,開口說道:“為什么兩個月沒消息?拜托,我是有家室的人,要陪老婆的!”

  ……

  “老婆比我還忙?那是當然的,熹熹有多忙你們看他身份就知道了,我這兩個月就陪他飛來飛去簽合同。”

  ……

  “這樣陪老婆無不無聊?當然不啊,我家熹熹可有意思了,隨便逗一逗就害羞得不行,讓做這么做什么,你們這群單身狗是無法理解的!”

  ……

  “讓我舉個例子?”江憲“噗嗤”一笑,挑了挑眉,“說這話的肯定沒老婆!”

  ……

  “憲哥吃晚飯了嗎?還沒,熹熹回來燒。”

  ……

  “家里是宋總煮飯的嗎?這還用說,我家熹熹多賢惠——主要是怕我炸了廚房。”

  ……

  “有沒有想過為宋總煮個飯?想過啊!”江憲翹起了二郎腿,“天天想呢,可熹熹不讓。”

  ……

  “是不是因為太難吃了?當然不!我老婆是心疼我,愿意為我洗衣做飯——你們一定要讓我這么撒狗糧嗎?”

  ……

  “啊啊啊啊啊多撒點!”

  “啊啊啊啊憲哥我想吃狗糧!”

  “啊啊啊啊宋總好甜一男的!”

  “期待宋總回來!!”

  ……

  江憲剛想繼續,看到家門開了,他微微一愣,只見宋熹脫下西裝,頂著一張白白嫩嫩的俊臉朝他走過來,“阿憲!”

  他對江憲說話的嗓音總是軟乎乎的,眉目柔軟地看著江憲,“我今天提前下班啦。”

  粉絲們看到突然露臉的宋熹,激動的差點把直播平臺刷爆。

  江憲張了張嘴,剛想說什么,就看到他家熹熹像往常那樣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環著他的脖頸,小腦袋蹭著他的胸口,甜甜的說,“你今天想吃什么,我讓林姨提前買了許多菜備在冰箱里……”

  江憲看著前方的手機,感覺那些粉絲們一個個都想從手機里蹦出來!

  “熹熹,你先放開我……”江憲被這個狀況弄暈了頭,有些焦急的開口。

  宋熹難得早點回家,發現他家阿憲一副不是很情愿的模樣,委屈地扁扁嘴角,“吧唧”親了一口江憲的嘴,“我不!就要賴著你!”

  江憲被他家熹熹這副小模樣可愛到了,忍不住捏了捏宋熹的臉蛋,發現宋熹整個人都縮到了他懷里,似乎想干點壞事……

  “熹熹!”江憲大叫,猛地推開了宋熹,拿起前方的手機,冷靜地說道:“直播就到這兒了,大家各吃各飯去吧!”

  宋熹側過腦袋,這才發現江憲的手機似乎來著直播,臉色刷的一下紅了個透頂,蜷縮在沙發上不肯見人了。

  關了直播后,江憲一把抱起了宋熹,宋熹下意識貼著江憲,糯糯的說:“你怎么不告訴我……”

  江憲看宋熹一副又要提前告狀的模樣,無奈地嘆了口氣,“你一回來就這么粘人,我哪有機會說啊?”

  宋熹仰起腦袋,嘟著嘴說:“我想你了嘛……”

  “才一個白天而已,真是個小黏人精!”江憲佯裝嘲笑地看著宋熹。

  “哼唧!”宋熹貼著江憲的鼻子,鼓著腮幫子說:“就黏你!”

  江憲大笑,戳了戳宋熹的腮幫子,“老婆,你為什么黏我啊”

  宋熹睜著大眼睛直直的看著江憲,下巴貼上江憲的肩,嘟囔了一句——

  “我愛你嘛。”

  6【關于養寵物狗】

  江憲這些天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了養狗的興致,在網上找了一堆的寵物狗,分享給宋熹看。

  “這只泰迪也太可愛了!”江憲一副興致很高的樣子,指了指手機上的圖片,側過臉笑著跟宋熹說道。

  宋熹撇了撇嘴,點了點頭沒說話。

  “這只也很可愛!”江憲又翻了另一張圖,眼睛亮亮的看著手機里毛茸茸的狗,“這身毛看著很好順,養起來也不麻煩……還挺乖的。”

  宋熹瞥了一眼,抿著嘴依舊沒說話。

  江憲似乎還想繼續看下去,宋熹終于忍無可忍,拿起江憲的手機,淡定的說道:“我明天讓秘書選一些寵物狗吧?”

  江憲以為宋熹只是太累了,點點頭說好。

  ……

  次日,宋熹便吩咐下去了。

  “選一些寵物狗,丑一點、兇一點,最好非常不討人喜歡那種。”

  秘書:……??這是要買看家惡犬嗎?

  “是寵物狗嗎?”秘書疑惑地問了一句。

  “是啊,又兇又丑的就行,阿憲要養。”宋熹張嘴酸了一句。

  秘書:……江影帝興趣真別致。

  ……

  江憲收到秘書各種寵物狗的圖片時,嘴角狠狠抽了抽。

  “熹熹沒說清楚嗎?我要買寵物狗!”江憲問。

  “是啊,但宋總說您要又兇又丑的。”秘書直白的說道,似乎還有點驚詫江憲的癖好。

  江憲:“……”

  他揉了揉眉心,掛了電話,覺得秘書可能撞壞腦子了,完全沒想到他家熹熹的問題。

  ……

  晚上回家,江憲問了宋熹這件事,似乎想讓他給他秘書洗洗腦,滿腦子都是些什么東西,然后又提到了養寵物狗的事情。

  宋熹沉了沉臉,終于忍不住說了一句,“我不可愛嗎?”

  江憲直接愣住了。

  “我也很乖啊!”宋熹委屈極了,淚眼汪汪的看著江憲,“你可以養我啊,為什么還要養寵物?”

  小醋壇子終于打翻了,江憲沒想到宋熹對他養寵物這件事情意見這么大,連忙抱著人哄道:“熹熹你不想家里養寵物啊?”

  宋熹抿著嘴搖搖腦袋,一萬個不情愿。

  江憲很是無奈地笑了笑,揉揉宋熹的腦袋,他立馬跟被順了毛一樣蹭著江憲,又乖又軟。

  江憲心想,他還是安安分分養他家的小醋精吧,寵物狗什么的,還沒有他家熹熹可人。



  番外4經年一夢

  【江憲篇】

  (1)

  江憲最近拍的電影快殺青了,殺青前的幾個場景都是虐身又虐心,而江影帝又對自己要求很高,這不,才殺青沒多久,就生了一場大病。

  ……

  這一病,就是一天一夜。

  (2)

  “憲憲,你在干嘛呢?”徐院長五十出頭,開了一家孤兒院,整日里跟孩子們混在一起,臉上的笑容和煦又溫暖,江憲每次看到她,都特別開心。

  “在數星星。”彼時的小江憲才六歲,小小的一只,坐在院子里的地上仰望著星空,眉目精致如畫,徐院長不由得嘆了口氣,也不知哪家的父母這般心狠,這么可愛健康的孩子都能舍棄。

  “數了多少顆了?”徐院長也陪著小江憲坐在了地上,側過臉看著他,微笑著問。

  小江憲皺了皺眉,小臉蛋縮成一團,嘟囔了一句,“數不清。”

  徐院長笑得越發慈祥,伸手指了指天空中離月亮最近的那顆星星,“那顆星星最耀眼,肯定是喜歡我們憲憲,才會一直發光的。”

  小江憲抬頭凝視,格外認真,徐院長不由得逗起了小江憲,“以后憲憲也會有屬于自己的那顆星星。”

  “就是這顆嗎?”小江憲指了指天空,“它會一直陪著我嗎?”

  “會的。”徐院長一愣,點了點頭。

  ……

  第二天晚上,小江憲看到漆黑的夜空,發現自己弄丟了那顆星星。

  (3)

  第二年春天,小江憲生了場大病,一直呆在房間里沒出門。

  院子里格外熱鬧,聽說孤兒院來了客人,那客人中有個小朋友相當漂亮,孩子們爭著想跟他交朋友。

  小江憲是沒有機會了,他得了流感,院子里孩子多,出門很容易傳染給他們。但他好奇心重,搬了張椅子站在窗戶邊上,伸著腦袋往外看去,只見到一群孩子圍著一個男孩,那男孩白白嫩嫩的,還帶著嬰兒肥,跟在一位美麗優雅的女士身后,大眼睛好奇的四處望。

  小江憲從未見過這么漂亮的一雙眼睛,怔怔的盯著看,目光下移,發現小男孩手上緊緊握著一條星星吊墜,在日光下發著耀眼的光。

  小男孩似乎不喜歡被這么多人圍著,沒一會兒便自己跑走了。小江憲突然看不到他了,有些失望,心不在焉地跳下椅子,滿腦子都是小男孩會發光的大眼睛。

  ……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了動靜,小江憲走到門邊上,才發現徐院長為了防止他生病亂跑把門給鎖了。小江憲無奈的朝著外面說了一句“門鎖了”才發現嗓子因為感冒基本發不了聲。

  門口的人似乎聽到了一點動靜,停了片刻又開始敲起門來。

  小江憲無可奈何,找了紙和筆,把要說的話寫了下來,可惜他才七歲,雖然聰明但沒老師教,一直靠著自己學的寫字,他遇到不會寫的字就用拼音代替。

  寫好之后,塞進門縫里移了出去。

  “你不會說話嗎?”門外是一個小男孩脆脆的聲音,很是好聽。

  小江憲又塞了張紙出去。

  “原來感冒了……”門外的小男孩喃喃自語,“我第一次來這兒,想找點好玩的。”

  小江憲繼續塞紙條。

  “那些小孩子好幼稚,我不喜歡他們……”

  小江憲寫的累了,開始畫圖畫塞出去。

  “你畫的真不錯!這顆星星是你嗎?你叫星星?”小男孩才問,發現有一幅畫被塞出來。

  “原來你喜歡星星啊。”小男孩笑了笑,突然跪在地板上,低著腦袋把手上的星星吊墜從門縫里推了進去,“這個給你啦!”

  沒一會兒星星吊墜就被推了出來,還附上一張紙條。

  “不能要別人東西?”小男孩嘟著嘴,不滿地把吊墜又推進去,“我不是別人,我叫宋熹。”

  小男孩又警告了一句,“你再還給我我就不理你了。”

  一張紙條連帶著兩顆大白兔奶糖一起塞了出來,紙條上面是一個掛著一個大大的笑臉的男孩。

  小宋熹或許不知道,他那一天送給小江憲不止是那條星星吊墜,還有他曾經“弄丟”的那顆星星。

  從此二十年,江憲一直在追逐幫他找回星星的那個人。

  (4)

  宋熹再也沒來過,身為宋家唯一的繼承人,他要學的做的太多太多了。

  而他唯一一次求他母親,只是想讓母親領養一個孩子。

  “一個喜歡星星的男孩子,我把那條星星吊墜送給了他。”小宋熹仰著腦袋,“就是你一直資助的那家孤兒院。”

  “只要喜歡星星就好?”葉女士詫異的望著自己的兒子,有些不可思議他會有這種請求。

  “嗯,喜歡星星就好。”小宋熹畢竟年幼,天真的覺得喜歡星星的男孩子一定就是他那時送了吊墜的人。

  ……

  可惜陰差陽錯,當那個拿著吊墜的男孩子站在他面前時,他卻下意識后退了一步,看著自己的母親,覺得肯定找錯了人。

  “原來你把星星吊墜送給了維維呀。”母親笑望著他,“手續已經辦好了,以后維維就是我們家一份子了。”

  小宋熹抿著唇,看著寧維,“你喜歡星星?”

  寧維笑了笑,突然握緊手上的星星吊墜,抬頭看著宋熹,道:“喜歡啊。”

  小宋熹滿心期許突然落了空,明明就是他,可又不是他,他不甘心地多問了一句,“你會畫畫嗎?”

  “會的。”寧維又笑。

  小宋熹點點頭,依舊沒什么感覺,只當家里多了個人,什么都沒變,他仍舊一個人。

  他想不明白,他當時那樣喜歡那個隔著門給他傳紙條的人,而這個人真的站到了他的面前來,那滿心的失望突然要將他淹滅。

  ……

  他沒想到,他只是找錯了人。

  (5)

  孤兒院后院突發大火,小江憲被困于大火中,僥幸被救。

  他醒來后,發現他的“星星”又丟了。

  他眼睜睜看著寧維哥哥拿著他的星星吊墜,坐上了一輛豪華的轎車,然后再也沒回來過。

  (6)

  宋母—葉女士是孤兒院最大的贊助者,她經常會來孤兒院,小江憲很喜歡葉女士,因為她跟他心里的那顆“星星”有一張相似的容顏。

  后來沒多久葉女士便和丈夫搬去國外了,只把宋熹和養子寧維留在國內讀書。

  (7)

  江憲很努力的靠近他的“星星”,偶爾逛過他的學校,看著他一點點長成他最喜歡的模樣,多少次都想上前打招呼。

  可是,對于宋熹來說,他只是個陌生人。

  十六歲那年,江憲做了第一個春夢——

  身下的男孩有一張刻入他骨髓的容顏。

  ——是宋熹。

  經年累月,幼時那場互不相見的交集,終于變成了江憲心底的夢魘。他所追逐的星星,終于變成了他最最深愛的人。

  (8)

  江憲一直在追逐的宋熹的腳步,上他上過的學校,走他走過的路。

  可宋熹太聰明了,一路跳級,目標明確。

  等江憲終于考進了與宋熹同一所大學,等他興致勃勃想要跟宋熹來一場偶遇,他卻出國進修了。

  江憲像是被一盆冷水潑了個透心涼,終于徹徹底底明白,這條道路行不通。

  ——這樣不行。

  (9)

  大一那年,有人看中了他的容貌,想簽他進娛樂圈。

  “能出名到什么地步?”江憲抬眼,冷靜地問,精致的容顏仿若天生該站在舞臺中央。

  “路人皆知。”

  ……

  因為這個“路人皆知”,江憲毅然決然退了學,放棄他坦蕩光明的前途,不顧導師的勸誡,一股腦兒進了娛樂圈。

  雖然開始的時候吃了很多苦,但他終究還是出名了,可宋熹的世界依舊從未與他相交。

  ——這樣似乎也不行。

  (10)

  再后來,他成了宋熹的“影子”。

  宋熹去國外兩年便修完了本科課程,慢慢接手宋家在美國的企業,而后他又一路碩博連讀。

  但他太忙碌了,每個學期只有期末才會在學校呆著。

  二十二歲那年,江憲為了宋熹,每年只接拍一部電影一部影視劇,把剩下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美國宋熹所在的學校,明面上攻讀了藝術類學位,實際上只是為了離宋熹更進一步。

  他想要悄咪咪陪伴著他的星星,永遠守護他。

  (11)

  就這么過了兩年時光。

  愛意經年累月,被江憲藏在了心底。

  (12)

  第三年,宋熹所在的實驗室突發大火,江憲不要命的沖了進去。

  那是他們這小半生離的最近的一次。

  (13)

  宋熹幾乎完好無損,江憲卻因此背后大面積燒傷,做了多次手術休養了大半年才痊愈。

  可宋熹依舊不記得他,來的人是寧維。

  他笑著說:“感謝你對小熹的救命之恩,這是報酬。”

  一張一百萬的支票。

  江憲面無表情地接過,當著寧維的面把它撕成了碎片,“不好意思,我不缺錢。”

  (14)

  同年,江憲離開了美國,并再也沒來過。

  (15)

  五月初的時候,徐院長重病,告知了他當年的真相。

  當年孤兒院的火是寧維放的,他拿走了他的吊墜,以此代替了他,進了宋家的大門。

  “我真的很抱歉,可維維是我姐姐的私生子,當年我也是動了私心的……”

  可沒想到寧維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那樣狠,她愧疚了這么多年,臨死前終于忍不住告知了江憲真相。

  江憲木著一張臉,什么悲喜也無。

  (16)

  命運對他向來薄情以待。

  (17)

  同年年底,二十四歲的宋熹回了國。

  江憲再也沒想過近距離靠近他的星星了。

  (18)

  倘若有緣無份,就不要彼此糾纏不清了。

  (19)

  又三年,江憲小號曝光!

  他隱秘而又熱烈的情愛,都藏在了小號里。

  他再也沒想過糾纏宋熹,可命運就是跟他開了個莫大的玩笑,又把宋熹推到了他的眼前。

  (20)

  他所深愛的小寶貝,也是那樣喜歡著他。

  ……

  江憲慢慢醒來,宋熹正紅著眼扯著他的衣角,“阿憲你嚇壞我了,醫生說你只是普通感冒導致的發熱,怎么睡了這么久……”

  江憲怔怔地看著宋熹,閉了閉眼,柔和的笑了笑,“我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很長遠的夢。”

  ——夢里的我愛而不得。

  ——夢外的我得你所愛。

  ——經年一夢,腐朽半生。

  -江憲篇-END-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