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名門

名門

江亭 著

完本免費

名門是一本現代都市文,主角是戴春城裘嚴,作者是江亭,心機男X心機男的婚后生活。戴春城知道他辭職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但他沒想到這個決定會給他原本幸福的婚姻帶來災難,寵溺總裁攻X溫柔妻受。

15.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名門是一本現代都市文,主角是戴春城裘嚴,作者是江亭,心機男X心機男的婚后生活。戴春城知道他辭職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但他沒想到這個決定會給他原本幸福的婚姻帶來災難,寵溺總裁攻X溫柔妻受。

免費閱讀

第1章 

  慈善晚宴上,有人無意向裘嚴提了一嘴——

  “聽說戴先生要辭職,一心幫你打理家業。裘總真是好福氣。”

  這個消息是從半年前傳開的。

  新晉科技巨頭裘氏兄弟的兄長裘嚴娶了副檢察長戴春城,商政聯合,真正的金玉良緣。結婚不到三年,戴先生有意無意透露要辭職,專心輔助丈夫。這個決定是很不容易的,戴春城是副檢察長、一級大檢察官,再往上就是首席,整個檢察體系就到頂了。他是昆山之玉,戴家是三代政要,如果不出意外,再熬個三五年首席的位置肯定是他的,這個時候說要自毀長城,別管裘嚴同不同意,戴家也不會坐視不理。

  戴老夫人反倒不急,笑呵呵地安慰來打聽消息的,兒孫自有兒孫福,意思就是做爹媽的管不了了。于是,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裘嚴身上。

  說是新晉巨頭,其實也不新了,裘氏在科技板塊的時間已經有十來年,只是厚積薄發,到了這兩年成效才露在了明面上。掌舵人裘嚴剛過而立,工程師出身,海歸后與弟弟合伙創辦公司,真正白手起家站到今天這個位置上,能力肯定是有的。但創業容易守成難,這顆冉冉的科創新星能不能長久地點亮半邊天,很多人還在觀望。

  兩家結合,本來有利于裘嚴獲得政治上的幫助,如果戴春城辭職,反而是壞事。但也有人說,首席的位置畢竟太惹眼,強強聯合也要考慮會不會樹大招風,戴春城這時候明智避嫌,是給夫家留后路。總之,議論紛紛,都盼著兩位當事人給個說法。

  裘嚴只是笑笑,沒有否認:“他說累了,想在家里修整一段時間,我是支持他的。”

  朋友不相信:“戴先生是為了你著想吧,裘總要惜福。”

  正說到這里,只見戴春城從正門進來。

  這個人長得是極其精致的,但冷面寒鐵、氣質強硬,活生生一部黑沉描金的法律文典,裘嚴雖然只比他小兩歲,但兩個人站在一起,顯得裘嚴年輕溫雅,絲毫沒有上市公司老板的架子。

  “剛好說到你。”裘嚴替他拿了酒:“都在羨慕我,能把你娶回家。”

  戴春城有點冷淡:“又是辭職的事情?”

  朋友見他興致不高,不敢多嘴了,話題拉到了別的地方——

  “有個人想介紹裘總認識,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原來綠野風力的首席現場工程師李淳,剛離職,老東家還在資產重組呢,我和他說起你的時候他挺高興。”

  “見過一次面,印象還不錯。”

  “下周六怎么樣,一起喝個茶?”

  “恐怕不行,下個星期六是我們三周年結婚紀念日。”

  “哎呦,應該好好慶祝一下。”

  “我和春城打算辦個家宴,您肯賞光的話,歡迎來參加。”

  從朋友身邊離開,戴春城顯得臉色有點白。他握著香檳酒杯,不自在地松了松領口,一只手接過他的動作為他解開領帶,整理衣領和兩鬢的頭發。戴春城低垂眼睫,打了個哈欠。

  “你狀態不好。”裘嚴低喃。

  戴春城舒展眉頭,往嘴里灌了一口香檳:“你沒有跟我說下周六要準備家宴。”

  “結婚紀念日,應該的。”

  “當然應該,問題是我要怎么在一個星期之內布置場地、制定賓客名單、準備節目、禮物、晚餐、酒水、預訂飯店和服務人員……我還要上班,阿嚴,你至少應該提前半個月跟我說。”

  “還要你費心思,請個管家有什么用?”

  裘嚴沒當一回事。戴春城揉了揉太陽穴,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要是別的事他也就放心交給下面的人,結婚紀念日不一樣,裘嚴必然要屬于他們倆的東西,倒頭來還是得他去做。

  他把酒杯放下,今晚他不想喝太多,身上的禮服尺寸小一碼,勒得他很不舒服。他不應該讓裘嚴給他報尺碼,他丈夫還以為這是他們剛戀愛的時候,那是二十來歲的戴春城,他能穿所有成衣店最小碼的禮服。

  背景音樂換成了肖邦的升C小調圓舞曲。

  裘嚴向丈夫伸出手:“跳一會兒?”

  戴春城輕輕咳了一聲,在丈夫溫和的目光里,他還是把手遞了過去。他們跳得很慢。戴春城把額頭搭在丈夫的胸前,瞇著眼小憩。他的腦袋昏昏沉沉的,神經抽搐著疼痛,可能是要生病了,他想。

  “下周六,我想就不要辦得太大了,鄰居和幾個交情好的朋友來就可以了。吃的所有東西都可以打包給飯店,讓阿姨買點氣球啊緞帶啊,打掃衛生的時候布置布置,簡單溫馨就好,我沒想得那么復雜。你覺得呢?”裘嚴在他耳邊說。

  戴春城本來就沒有想著要過結婚紀念日:“好。你把你要請的人列個名單給我,我明天給飯店打電話。洲際可以吧?你只喝得慣洲際的湯,菜單我復核之后再給你看。另外,阿姨跟我說,院子里那個秋千至少壞了兩個月了,她想請示你是換新的還是修整,價錢差不多。你要辦家宴,如果有人帶小孩子來,最好把東西弄好,免得人家玩鬧的時候出意外。還要訂點花吧?院子里總不能就這么寡淡。”

  裘嚴想起了秋千:“我忙忘了,想著自己修的。”那是他們結婚那年買的,哪能隨便換。

  “你不是忙忘了,你根本就沒有上心。”戴春城說。

  裘嚴不說話,再說下去要開批斗會了。他承認結婚這幾年,家里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戴春城在打理。這位副檢察長的執行力非常可怕,一貫縝密而井井有條,再龐大的事情都能把所有細節安排妥當。他們剛結婚的第一個月,戴春城把家里所有開支的賬單做了一個兩頁的表格發到裘嚴的信箱,請他過目。大到菲傭的工資,小到飲料零食的采購,裘嚴看著那個表很震驚,感嘆他怎么能在公務這么忙的情況下還親自操心這些事。

  偶爾裘嚴也希望自己能參與家務,比如訂個禮服、修理秋千、舉辦家宴。這是他和戴春城兩個人的家,他結婚是為了找個伴侶,不是為了娶個管家。戴春城一到這些事上就會變得極其認真苛刻,裘嚴覺得他恨不得把家里也搞成檢察院那一套。

  裘嚴不想為了一點小事吵鬧,實在沒必要。

  一直到晚宴結束,回到酒店房間,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戴春城頭疼得厲害,他干脆吞了兩片阿司匹林再去洗澡。裘嚴給他掛好外套,走進浴室正見到丈夫濕著頭靠在浴缸上養神。他搬了張椅子,坐到浴缸邊給丈夫洗頭按摩。戴春城睜開眼睛,不一會兒,他抬起濕淋淋的手臂,把丈夫臉頰上濺到的泡沫擦掉,露出一個微笑。

  裘嚴牽住他的手拉到嘴邊討好地親吻。

  戴春城的耳朵微微發抖:“其實過不過紀念日沒關系。現在我已經很滿意了。”

  裘嚴一邊按摩他的后頸椎一邊說:“這個月都不用加班了吧?”

  戴春城點頭。檢察院的交接工作還有一個月即將完成,他馬上就能解脫了。

  “我明天晚上要出一趟差,聯調出了點問題,我去看看現場。”裘嚴說,“大后天回來我們再討論家宴的事情。晚上去飛機場之前我保證把秋千修好。”

  這就算休戰了。

  熱水從頭頂澆上來,戴春城舒服地嘆氣,阿司匹林起了效果,頭疼也開始慢慢減退。裘嚴給他擦干凈頭發,在長鏡前涂抹身體乳。

  檢察長的身體在熱氣氤氳的鏡面形成一個模糊昏沉的濕暈。

  “你今晚很活躍,”戴春城有了聊天的興致:“有什么高興的事嗎?”

  裘嚴的手從他筆直泛白的脊柱刮過,他不自覺挺直了腰,肌肉微微顫抖。男人大拇指上粗糙的老繭刮得有點疼,被碰過的皮膚溫度更高了,柔和的乳液香氣縈繞他的鼻子,溫和而恬淡。

  他心想,這個味道裘嚴會喜歡,可以多買一瓶備用。

  “你在我身邊,我就很高興了。”

  “別哄我。”

  裘嚴笑了:“我很喜歡這間飯店。開公司拿到第一個合同后,慶功宴就是在這里開的。兩千萬的合同,利潤還不到五百萬,現在想想不值一提了,但是那時候很興奮。第一次在這么高級的地方吃飯,以前當學生的時候哪里吃過魚子醬。”

  他是篳路藍縷,是有資格憶苦思甜的。

  戴春城回過頭來吻他的臉:“你一直很優秀。”

  “它見證了我實現夢想的第一步,讓我有了立足之地。”裘嚴撫摸著他的皮膚,深深地看進他的眼里:“你也是我的立足之地,春城。”

  他這個人說話好聽,又不過分,不浮夸,不然不能把嚴厲冷靜的副檢察長拿下。

  “我真的有點醉。”戴春城頂著他的額頭喃喃:“今天喝的什么牌子的酒?”

  裘嚴親吻他的鼻頭:“你很漂亮,春城,你一直都這么好看。”

  戴春城口吐熱息:“你不應該對我這么好,我就可以自暴自棄一點。”

  “我是想說,如果你不愿意辭職,完全可以繼續你喜歡的事業。”裘嚴說:“不要為了我,或者為了任何人,放棄你喜歡的東西。我很好,公司也很好,你可以放心。”

  說來說去還是說到辭職。外人怎么猜測是一回事,裘嚴不希望伴侶之間有太多隔閡。

  戴春城搖頭:“我只想打理好這個家。”

  他們接吻,然后相擁上床。裘嚴入睡很快,他的睡眠質量是可以的。戴春城就不一樣,早年他經常失眠,和裘嚴戀愛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適應床邊有另外一個人。

  今天他腦袋里的想法很多很混亂。他的人生到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上,結婚成家、放棄事業,這個決定終究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工作上的、家庭上的、過去的、未來的各種不確定因素讓他迷茫。

  如今他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和裘嚴婚姻和睦,長長久久。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