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窄海 著

連載中免費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全文講實習醫生曹大力深夜值班打個盹,就穿越到了冰與火之歌的奇幻世界里去了,還是那個被即將斬首的守夜人威爾。沒錯,就是那位第一個在絕境長城外發現異鬼的游騎兵斥候。曹大力被按在行刑黒木上動彈不得,艾德·史塔克高舉他的‘寒冰’巨劍宣判道:以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國王,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拜拉·席恩家族的勞勃一世之名,我臨冬城公爵與北境守護,史塔克家族的艾德,在此宣判你死刑……

231.99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全文講實習醫生曹大力深夜值班打個盹,就穿越到了冰與火之歌的奇幻世界里去了,還是那個被即將斬首的守夜人威爾。沒錯,就是那位第一個在絕境長城外發現異鬼的游騎兵斥候。曹大力被按在行刑黒木上動彈不得,艾德·史塔克高舉他的‘寒冰’巨劍宣判道:以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國王,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拜拉·席恩家族的勞勃一世之名,我臨冬城公爵與北境守護,史塔克家族的艾德,在此宣判你死刑……

免費閱讀

清晨的陽光柔和地照耀著空曠的練習操場,剛剛升起的紅日半掩在山后還沒有完全露出整個臉龐。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們也都陸續走出了家門開始了又一日的繁忙。在扛著鋤頭,拉著犁車,背著麻袋,麻衣褐衫的茫茫人流中,有一個跳脫的少年身影卻身著一身長袍顯得和其他人很不一樣。

“李叔~王嬸兒~狗子~老罐兒”,少年熱情地和身邊的人打著招呼。

“嘿,臭小子~”

“是小天啊~”

“喲~土鱉~”

“早啊,阿天~”

大家和這位少年自然相當熟絡,也都紛紛和他打起了招呼。

一個赤著雙膊的九尺大漢笑著揮了揮手,“小承天這是又去操場練習魔法么?”

少年答道:“張叔,我爹的腰疼又犯了,我先去地里替我爹翻翻土。”

大漢走上來:“老言又犯病了啊…對了,小承天你這幾天不是正忙著準備那個啥子魔法考核么,快到日子了吧。這樣你家那塊地也不是很大,和我家也挨著,叔就替你干了,咱們村就你一個能整出魔法的苗子,可不能耽誤了你。”

少年搖搖頭:“沒事叔,不礙事兒,而且學魔法本來不就是用的么,我用魔法很快的。”說著隨手一揮,一小團黑色的魔力從手中拋出落在一邊的土堆上。那堆土便像活了一樣扭動起來,轉眼就變成了一個方方正正的小土包。

大漢比起大拇指:“嘿~這魔法還真是神奇,如此你更得好好加把勁兒了,咱們村兒里都多少年沒出過魔法師了,你現在可是咱們全村的大寶貝。農場那邊離操場太遠又是反方向,一來一回也耽誤你不少功夫,就別和叔拗了,回頭有出息了別忘了給叔帶點城里的好酒就行。”說罷哈哈大笑起來。

大漢的嗓門高,說的話周圍的人自然也是聽見了,也都跟著哈哈笑起來。

“看看老張那點出息喲~昨天隔壁老葉家的酒是不是又讓你這貨截走不少。”

“娃子,別聽他的,你自己出息,大伙臉上就有光,都是鄉里鄉親的,沒人圖你啥。”

“就是就是,逢年過節回來看看就成。”

聽著這些看著自己長大的叔叔嬸嬸爺爺***話語,少年心中也是一暖,更捏了捏拳頭,下定決心一定要通過里恩城的魔法學徒準入考核。于是也不再推來推去,答了謝之后就轉身朝練習操場快步走去。

說起來,在這個比較偏遠的小山村里竟有個二十米見方的練習操場,也是有趣。

其實,這里雖然偏避,但也不是沒出過魔法師,當然也沒有能提得起名字的什么響當當的大人物就是了。

近百年前呢,有個魔法師在城里的魔法學院當起了老師,按照學院的規定,入職的新教師第一年都要外出實習,實習的內容基本就是去搜羅好苗子為學院下一學年尋找合適的魔法學徒,說白了就是去招生。

這個魔法師學成之后沒有自己的故鄉,于是這第一年的外出實習自然就先回到了家鄉發掘一下有潛力的孩子。結果收獲倒是頗豐那一年竟然村里出了三個能使用魔法的孩子。于是乎,就在村西邊的一塊荒地上建了一個簡陋的魔法教室和練習操場。

可近十多年來,已經再沒有出現過能使用魔法的孩子了,就算有也沒有哪個老師愿意到這么偏遠的地方來。而二十年前上一個進城的孩子畢業后選擇了從軍,最后不幸死在了戰場上,村子也就在魔法一道上失去了和城里的任何聯系。

操場就這樣一直閑置著,直到一年前的那個夏天,一個瘦削的魔法師出現在了這個村子里。

少年往教室里望了望,凌亂的被褥堆在一邊,墻角躺著一個破布袋,旁邊散落著幾本書,一堆不知道是廢鐵還是零部件的東西,最主要的是本來暫住在里面的人沒在,“果然,那個懶老師又不知道跑哪兒浪去了。”于是,自己就盤坐的操場中央開始了日常練習的第一步。

少年走進屋子從破布袋里面拿出了兩塊小鏡子,這玩意兒在村里可是稀罕物。然后走回操場中盤坐在地,將兩塊鏡子成一定的角度擺在身體的左前方和左后方。布置妥當后,少年雙手微微打開自然地放于身體兩側,指尖剛好與地面相觸,黑色的魔力緩緩浸入到身邊的土里,形成了一圈共十二個拳頭大小的突起,口中念叨著:“一點、兩點、三點……”隨著少年的自言自語,一點鐘、兩點鐘、三點鐘方向的突起依次瞬間變平再鼓起。

顯然這是在做魔力操控能力的練習,在刻意的保持下,操控指定位置的土元素進行變化。原來,這兩塊鏡子是用來檢查身后的突起是否正確被操控的。如此往復十周之后,少年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開口:“三點,一點,四點……”

最初的練習是個小熱身,因為操控的順序是依次進行的,在熟練了以后,身體自然會代替精神力去記憶這種操控方式,自然也就是比較簡單也就算是入門級的水平。而少年現在在做的則是進階版,比如使用圓周率等一串無規律的數字來做指令,自然就不能僅僅憑借慣性去把這個練習一口氣沖下來,需要更準確的操控能力和集中的精神力,很明顯這項練習的速度就明顯慢了起來,偶爾也會出現失誤,本來應該是七點鐘方向變化,結果卻做到了八點鐘上。當然這個練習還有一個高階版,只是現在少年還很難做到就是了,暫且不提。

一直練習了三個小時左右,差不多魔力枯竭了,少年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舒了口氣,開始進行第二步練習——冥想。在消耗大量魔力后進行冥想,不但能夠加速恢復消耗的魔力和精神力還可以提高魔法師的魔力總量。

大約兩個小時左右,少年感覺到體內的魔力已經差不多回滿了,正準備進行下一步。一個同樣穿著長袍的瘦削身影左手拎著兩條雞腿,右手拿著四個個燒餅緩緩出現在了操場上。

“懶老師,你可終于來了,你徒弟我都快要參加魔法學徒準入考核了,你竟然還悠哉悠哉地睡到快中午,我連練習二都做完了。”少年不滿的撅起嘴。

“嘿嘿,良師者善導也,魔法大致的原理以及該怎么練習魔法我不都已經教過你了么,老師我可是把你領進門了,怎么去修行就看你的悟性和毅力咯,你看你自己獨立練習得也不錯嘛,不枉費我這一年的辛勤指導,嗯嗯~”說著一屁股坐在一邊的石墩上開始啃起雞腿和燒餅來。

“屁嘞,每天不睡到日上三竿就不起,然后隨手放了幾個不知道真厲害還是假厲害的魔法就打著城里魔法師的幌子到處蹭吃蹭喝。”少年起身走過去,也不客氣,搶過一個雞腿和兩個燒餅也開始大口吃起來。

“小子,說我蹭吃蹭喝,我還不是每天把你的份兒帶來,沒良心啊沒良心。”說著,手指隔空一彈,少年的腦袋就吃了一個爆栗。

少年也不服輸,三口兩口將食物吃完,一跺腳,黑色的魔力涌出,掀起塵土飛揚,一揮手朝著這瘦削的魔法師襲去。

卻見瘦削魔法師也不慌亂,依舊自顧自的啃雞腿兒,好像什么也沒做,所有塵土卻在他面前約一指的距離紛紛落下,并無半點沾身,“不錯不錯,對土的操控熟練多了,只是毫無變化,威力更是差得遠,還遠遠算不上一個魔法技能。”

少年自然也知道剛才那一下百分之九十九對懶老師造成一點點干擾,再次凝聚起黑色魔力,這時瘦削魔法師依然悠哉地啃著雞腿,饒有興趣地等著少年這一招成型。只見少年蓄力片刻之后身體下俯,雙掌猛地拍在地上,大喝一聲,“起!!!”

一個直徑足有兩米的球形土塊瞬間從土中剝離出來,緩緩地…沒錯確實是緩緩地向那瘦削魔法師飛去。

“嘖嘖嘖,這一次魔力使用量倒是不少,凝聚度也不錯,可惜就這飛行速度還能指望打到誰啊。”說罷,直起身子左手食指點出,那土塊便好像冰塊融化般,重新化作塵土簌簌落下,“我說啊…”

少年大聲打斷道:“還沒完!!!”,說著下俯姿勢不變,變掌成爪向上一提。原來少年在凝聚土塊的最后一刻,一心二用在扔出土塊的同時順勢將另一股魔力灌入地下,走下路搞個偷襲。

瘦削魔法師呢,其實早就注意到了這聲東擊西的小手段,左手一拂袖身子輕輕離開地面微微旋轉起來,右手順勢一拂。本來應該突出地面的土刺在冒出的一瞬剛好被他像剛才一樣用恰到好處的魔力給抵消掉,結果地面既沒有突起也沒有下陷,只有小小的氣浪鼓蕩,顯示出這里確實發生著魔力的對撞。

“一心二用啊,也就勉強持續了兩秒鐘,還是取了魔法釋放上的巧,算了算了,以魔法學徒的準入標準來衡量倒也做的不錯了。”說著還得意地大咬了幾口雞腿,顯擺著自己是多么地游刃有余。

少年站起來拍拍手,倒也沒放在心上,因為兩個人在一起已經相處快一年了,少年偷襲這個懶老師的方式,也從最初的上拳腳、挖陷坑、扔石頭、掄鋤頭進步到可以使用簡單的魔法了,雖然一直沒辦法占到一絲半點的便宜,嗯…準確地說連占便宜的一絲半點希望都看不見。

少年唯一對這位陌生的男子的正面評價就是強大,就算嘴上不肯說出來,心里卻無比佩服這無懈可擊的強大,而且隨著少年自己不斷練習魔法,更是體會到這個人的對魔力操控的精妙和真實實力的恐怖。

“喂,懶老師,你的魔法屬性到底是什么呀?”少年又問起了這個問題,雖然從第一天和他學習魔法起已經很久沒有問了,但強烈的好奇心在十二歲的小腦子里卻依舊絲毫沒有減弱。

“嘿嘿,你也學了不少魔法知識了不妨猜猜看啊。”

少年摸了摸下巴認真思考著:首先懶老師每次應對我的偷襲時我是明顯能感受到魔力的波動的,但和我目前粗糙的控制下溢出的連常人都可見的黑色魔力不同,精準的魔法操控能力使得魔力使用上幾乎沒有一絲多余,魔力中含有的屬性讓我根本來不及感受出屬性是什么就已經消散了;如果單純從表面來看是風屬性的可能性最大,因為在每次魔力碰撞的時候,感覺**控的土元素更像是被以各種方式吹開的;或者說和我一樣也是土屬性,所以才能夠對同屬性的魔法應對得這么信手拈來。

想了半晌的少年把剛才自己的推測說出來,結論——要么是風屬性,要么是土屬性,雙屬性那就不會猜了。瘦削魔法師卻搖了搖手指,“一共就六個基礎元素屬性,你這一下猜了兩個,不算不算。”

少年嘴角一揚,狡黠一笑,“那看來就是風和土中的一個咯?”

“今天心情好就回答你…一半吧,我的魔法屬性啊,既不是風也不是土,嘿嘿嘿。”

少年更困惑了,低語道:“竟然都不對嗎?”

瘦削魔法師拍拍少年的頭,“別瞎想了,早晚你會知道的,冥想一下補充剛才消耗掉的魔力,然后快去開始下午的練習,我傍晚再來檢查。”

少年倒也沒再糾纏,他知道依著這懶老師的性子,不想說肯定就不會說了,怎么軟磨硬泡也沒用,自己也沒辦法揍到他說,唉~于是就老老實實盤坐下開始冥想了。

瘦削魔法師點點頭轉身離去,暗忖著,“小家伙,等你能夠猜出我是什么屬性并理解了其中原理,恐怕在那個地方也能嶄露頭角了吧。”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