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權國

權國

愛吃大包子 著

連載中免費

權國全文講風起云涌的大陸,戰亂四起的王國,鐵蹄是的我的腳步,箭鏃是我的眼睛,戰場獵鷹的旗幟迎風飄揚,從偏遠的南部到繁華的京都,以獨特的視角,波瀾壯闊的戰爭,再現一個帝國的崛起之路(騎馬與砍殺題材小說)

1307.12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權國全文講風起云涌的大陸,戰亂四起的王國,鐵蹄是的我的腳步,箭鏃是我的眼睛,戰場獵鷹的旗幟迎風飄揚,從偏遠的南部到繁華的京都,以獨特的視角,波瀾壯闊的戰爭,再現一個帝國的崛起之路(騎馬與砍殺題材小說)

免費閱讀

幽暗的城堡大廳,墻壁上松香油脂的火被燒的噼啪脆響,一名身穿華麗貴族服飾的中年貴族,滿臉不悅的念著手中的羊皮紙文書,尖細的聲音在大廳里回蕩,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某種特殊人群。

“偉大神圣王的子孫,世間所有子民的守護者,無與倫比的維基亞聯合王國共主,尊貴榮耀的吉他三世國王陛下,根據王國領主繼承法,任命杜斯塔繼任獵鷹侯爵,協助王室管理瑞巴奇地區事務。。。。。。”

“這個死人妖是誰?”杜宇想站起來,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只能很沒面子的撅著屁股,雙手著地的趴在地上,腦海里一片空白,只記得一輛重型油罐大卡車從自己身上碾壓過去,感到一下劇痛后,自己就飄忽忽的飄到了半空,無助的看著自己身體在油罐卡車燃燒的烈火中燒化成灰色粉末,

大張著嘴吶喊卻毫無聲音,身體無助的隨風飄動,那種詭異可怕的景象,讓杜宇做夢都會驚醒,直到一陣白色耀眼的光暈當頭罩下,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傳送到這個陌生的世界,

“穿越了?”杜宇從來不相信人死輪回,可是現在卻不得不信,只是這種模式好像在自己身上產生了變異,自己飄忽的靈魂隨著白光直接降臨到一個叫杜斯坦的鄉下小侯爵身上。

在一個世界死去,在一個世界重生,

“這應該是穿越了吧?”怪異的精神分裂感覺,讓杜宇感到毛骨悚然,“難道所有死去的人靈魂都會傳送到另一個世界?

這讓杜宇想起自己曾經看過的“莊周夢蝶”這個故事,是自己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自己,沒準自己前世的二十幾年,只是這個叫杜斯坦小領主的一個夢境!或許二千年前的莊周也遭遇了與自己同樣的事。

生命的死亡也許只是新世界的開始,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樣,誰也不知道!根據很多小說大神的說法,當足夠的業力和意愿到達一定程度,虛幻的東西也會變成現實,沒準地獄**中,又增加了一個穿越道也說不定。,

“難道老子就是一個穿越的命!”杜宇不甘心的搖了搖腦袋,卻聽見身邊的老管家催促自己道“少爺,快接任命書啊,這樣是很失禮的”

老管家的低語讓走神的杜宇一愣,腳步蹣跚的站立起來,從臉色鐵青的國王特使手中接過任命書,

身邊的老管家連忙將一個鼓囊囊的小袋子,交到王國特使手中,滿含歉意的賠禮道“凱瑟萊恩大人,真是對不起,你也知道我家少爺的病情,還請不要介意他的無禮舉動”

“這怎么會呢,京都的杜艾克里公爵跟我早有交代“國王特使微微掂量了下錢袋的重量,聽見里邊傳來嘩嘩的金屬聲,寒冰一樣的臉色紅潤了些,最后特使看著著邊上仍然拿著任命書發呆杜宇,滿臉惋惜的的搖了搖頭“可惜赫赫有名的王國獵鷹家族現在也沒落了”

老管家恭敬送走國王特使,回來時的身影顯得更加佝僂孤獨,看著發呆的杜宇,這個曾經伴隨兩代家主的老管家,不由無助的搖頭嘆息“把家族交到一個白癡手上,真不知道老爺是怎么想的”

夜晚,杜宇躺在床上,眼睛睜的鼓圓,紛亂的思緒充斥著腦海,無邊的迷茫讓他難以入眠,杜宇的腦海里充滿了這個叫杜斯塔小領主的記憶,這是一個叫著卡拉迪亞的大陸板塊,上面分布著十余個大小不一的王國,自己附身的這個小領主叫杜斯塔,

從小就是一個呆滯木納的人,有一個強勢的外公在王都擔任軍務部大臣,似乎家族還有一個響亮的名號“王國獵鷹”,按照常規,這個叫杜斯坦的白癡,應該會在成年后送到京都擔任一個閑職,家族的繼承權再過兩個月就會落在他的表弟,一個從小就有睿智之名的十歲小孩

可是突發情況改變了一切,半個月前,前去雪山秋獵的老侯爵遇上了雪崩,上百人的衛隊只剩下幾個人,當老侯爵從雪堆里挖出來的時候,早被凍成了冰棍,尸體硬的連錘子都敲不動,最后只有在當地火化,連家族的遺囑都沒留下,

這個突發事件打亂了原來的安排,雖然杜斯坦是個白癡,確是老侯爵的唯一子嗣,按照王國長子繼承制,明顯是弱智的杜斯塔,順利的繼任了獵鷹侯爵的爵位,這引起了其他幾支家族旁支的不滿,紛紛在前幾日宣布脫離家族正統,正式成為新貴族,

眾叛親離,東部的庫丹,西部的利嘎澤相繼宣布脫離獵鷹家族,南部的西塔里,西部的斯特倫的小領主們紛紛持觀望態度,

這讓本來還算較大的獵鷹家族領地四分五裂,只剩下本家比較肥沃的吉塔里地區,還控制在杜斯塔這個家族正統手里,

自己該怎么辦?迷茫的杜宇暗自沉默,經過十幾天從管家口里的了解,發現自己已經陷入危機四伏中,如果不是杜斯塔的母親家族在京都勢力夠大,估計連這塊領地都要被人搶走,據說幾家旁支也曾經到京都去找人幫忙,可是在強橫的京都外公家族干涉下,才總算抱住了這塊棲身地。

但是對于獵鷹家族自身的分裂,作為外人的外公也沒有辦法,對于自己這個弱智的外孫,強橫的軍務大臣只有一句話“獵鷹的翅膀已經折斷,讓它在陸地上自生自滅吧”

在一團團的疑問和困惑中,杜宇再也支撐不起沉重的眼皮,頭腦混亂的沉沉睡去。清晨,寂靜的獵鷹城堡被一聲聲喧囂吵鬧聲打破。

“杜斯塔,你這個小騙子!你給我滾出來“大清早還在沉睡的杜宇,被臥室外吵雜的打斗聲驚醒了,聽著外面熟悉尖銳高亢的女聲,杜宇腦海里不由浮現出一個中年貴婦的影像

“老東西,我知道他就在里邊!你們去給我把他抓出來!”杜凱莉摩爾夫人,前領主杜艾克恩的妹妹,杜斯塔的姑母,這個囂張的女人一直以為自己的兒子,夠登上獵鷹家族族長寶座,卻因為那該死的長子繼承法而前功盡棄。

“吵什么吵,大清早的擾人清靜!”習慣晚睡的杜宇迷迷糊糊的摸爬起來,氣憤的一把拉開臥室的門,眼前的情景讓杜宇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家的老管家人打翻在地,額頭上留著血跡,大廳內一片狼藉,家族的數十名仆人和扈從衛士,被十幾名身穿輕便鱗甲的彪形大漢四處追打,東倒西歪,哀嚎遍地。

按照常規家族本部是常駐有五十名護衛騎士的,可是由于對于杜斯坦這個弱智主人毫無信心,這些原本沖著“獵鷹家族”這面榮耀旗幟,投奔而來的上百名騎士們對即將接任的新主人不報什么希望,在一個白癡領主下面是不會有什么前途的。

獵鷹家族的破落已經注定,這些為追逐榮耀和財富而來的騎士,也不會再繼續待在這個沒有希望的地方,紛紛選擇離開獵鷹家族,導致現在家族本部除了仆人和扈從,就沒有一個正統的騎士,這次被十幾名騎士突然打上門來,幾乎無法組織起什么像樣的抵抗。

沖在最前面的騎士,是杜凱莉摩爾夫人手下的頭號打手,本身是強橫的銀十字騎士,身高兩米,在身材高大的維基亞人里也顯得高出一頭,

約撒泰一腳踹翻一名護衛扈從,突然發現自己的前面赫然開朗,一條毫無阻隔的通道出現在自己面前,約撒泰現在甚至能清晰的看清,那個白癡領主眼睛里的慌亂

這次杜凱莉摩爾夫人可是下了大本錢,只要誰能夠抓住,這個弱智的胖白癡領主,就把領地內最肥沃的愛卡里鎮賞賜給誰,

“我抓住他了!”想到富饒的愛卡里鎮離自己觸手可及,約撒泰一聲怪叫向杜宇沖過去,一雙骨節粗大的大手興奮握捏的“咔咔”只響

“少爺快跑啊!”被一名騎士踩在腳下的老管家滿臉悲憤大喊道,可是高大魁梧的約撒泰,已經如同一只沖進羊群的獅子,輕易的沖破了兩名家族扈從衛士的攔阻,臉色猙獰的向杜斯坦的方向撲去。

雖然杜宇俯身的杜斯塔身材也較為肥胖,可是跟即將沖到身邊的約撒泰相比,明顯不在一個檔次,看見約撒泰兇神惡煞的撲上來,無能的白癡胖少爺在大廳所有人的注視下,如同一只肥母雞一樣,驚慌的慘叫著躲進了臥室,手忙腳亂的企圖從里面關上大門,卻被身高力大的約撒泰一腳踹開。

“完了,杜斯塔少爺落在他們手里“所有獵鷹家族的仆人感到心里一陣凄涼“少爺一定會被軟禁起來,獵鷹家族的族長又要換人了”,往日強盛的家族竟然敗落的這么快,獵鷹的翅膀真的已經折斷了嘛?竟然淪落到被母雞欺負的地步了!

可是事情比預想中更糟,所有的人聽見從杜斯塔少爺房里傳來桌椅碰撞的響動,不但有杜斯塔少爺獨特高昂短促的慘叫聲,還夾雜著“啪,啪”的清脆響聲,這獨特的聲響讓所有門外的人全都呆立在那里,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什么聲音?魔鬼的誘惑?如果現在里邊是一對男女的話還可以理解,可里邊只有那個白白胖胖的白癡和身材魁梧的約撒泰,難道他們。。。。。。

想象魁梧的約撒泰壓在一個白白胖胖的胖子身上蠕動,所有的人都感覺想吐,難怪約撒泰這么英勇,難怪沖上去那么變態的興奮,原來有這個嗜好啊。

“我跟你們拼了!”不堪受辱的獵鷹護衛再也不顧在王國拔劍即決死的規定,憤怒的抽出了自己的騎士劍,紅色的臉龐上有著一雙燃燒的紅眼,憤怒的想把所有敵人燒成灰燼,“派這么一個變態去抓自己的少爺,這也太侮辱人了“

按照王國的規定,對一名騎士拔劍就代表向這名騎士提出了決死的挑戰書,被挑戰的騎士可以殺死挑戰者,并不需要承擔責任。

“我抽死你個丫挺的!”

隨著呵斥聲從杜斯塔的房間里陣陣傳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跌跌撞撞的倒退著出來的,竟然是身材魁梧的約撒泰,在他的前面,所有人都認為被毆打對象的白癡少爺,正用自己肥厚的手掌,如暴風驟雨般狠狠的一次次抽在約撒泰的臉上,

“我讓你從小不學好!”

“我讓你進別人房間不敲門!”

,這完全相反的一切都讓大廳里的所有人呆滯,“沒想到這個死胖子的身體竟然這么優秀,簡直就是修煉內家拳最好的材質!”

就在杜宇看見約撒泰向自己沖過來時,前世身為內家散手高手的杜宇,很自然的起了反應,卻發現身體內血氣運行的速度,竟然可以達到前世的好幾倍,這不由讓杜宇喜出望外。內家拳術講究的就是,通過鍛煉來提高,身體內血氣的運行速度和聚集數量,

平日里精神血氣深藏在丹田腹部,需要使用時,只需要心意一動,立即血氣運轉全身,

調集全身氣勁攻擊一點,無堅不摧,所以內家拳術往往不會在身體表面留下痕跡,可是一旦被擊中,深達體內,傷及氣血內臟,經久難愈。

“靈心一動!,竟然是靈心一動!

杜宇雙手揮動的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從約撒泰臉上飛灑出來的鮮血濺射到的墻面上,留下觸目驚心的點點猩紅,杜宇發現自己不過才是心意一轉,全身的血氣竟然迅捷無比的運轉到了自己手掌和眼睛上,手掌上隱約傳來的脹痛感和耳骨波動聲,隨著心臟的起伏波動,這種奇特的感覺,讓杜宇徹底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赤子之心,靈心一動的說法原來是真的!“

約撒泰痛苦躲閃的的動作,在杜宇的眼中猶如烏龜般緩慢,就像電影里放慢了百倍速的慢動作,整個世界一下變的靜寂,氣流如同旋窩水流般,在自己身邊的緩緩流動,

以自身有限之血氣,發無限之外力,這正是內家拳中神圣無比的“靈心一動”的境界。但很快杜宇發現一個問題,這種狀態很短,杜宇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作同樣也是緩慢無比,強行運轉的后遺癥開始出現,

肢體動作的不協調讓杜宇感覺自己的腦袋發脹,有一種難言的輕度暈眩感,這種感覺讓杜宇心里發涼,這感覺跟傳說中的走火入魔很相似,隨后心里也就釋然了,畢竟這副身體的主人可是從來沒有過內家拳訓練的,自然無法在拳速上跟上自己的境界

“要是還是原來自己的那副身體,我一定用破心腳法點殺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杜宇看著在遠處緩慢移動的大塊頭心中不由感慨,雖然自身的動作也很慢,但是能夠做到先知先覺,也足夠杜宇這個內家高手用了。

“啪”杜宇一支肥嘟嘟的手掌,再次迅捷無比的狠狠抽在,約撒泰顴骨突出的右臉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把約撒泰抽的暈頭轉向,兩顆門牙登上飛上了天。約撒泰還沒回過味來

“啪”又是一巴掌,約撒泰感覺自己引以為傲的高鼻梁,已經被恐怖胖子的手掌拍斷了,整個鼻子鮮血淋漓,鼻血無法控制的四處飛散。

一霎間,被胖子暴風驟雨般抽打在臉上的約撒泰感覺自己就像被一只剛剛被獵人打擾,從冬眠中憤怒醒來的暴怒巨熊襲擊了,

最為可惡的是這個白癡胖子還在口里嚎叫著各式各樣的“啊,啊”慘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現在被毒打的是這個死胖子。

“啪,啪”

響亮的耳光聲讓整個大廳都陷入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一種撲面而來的恐怖撼動著所有人的心,每一聲脆亮的耳光似乎都是抽打在自己的臉上。

在此只前,沒有人想到抽耳光這種最普通的體罰會具有如此的威力,那一記一記永無止境的“啪啪”脆響,即使閉上眼睛也能觸動自己心中最深沉的恐懼。

杜宇所用的力量并不大,約撒泰四處躲閃,卻總是在胖子左右開弓的范圍內,約撒泰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人像沙包一樣打,這簡直就是赤Luo裸的“侮辱”

“哦,天啊,你們快上去抓住他!杜凱莉摩爾夫人看見自己手下頭號騎士,竟然被自己的蠢外甥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首先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向正在追打仆人的十幾個騎士怒吼道,卻在路上被已經倒地的家族衛士死死的抱住大腿,不得不停下來。

“保護少爺!跟他們拼了”看見自己少爺如此神勇,本來已經潰散的十幾個扈從和仆人們不知道從那里找來了武器,舉著各式各樣的農具和木棒沖進了大廳,那些被仆人們抱住大腿無法移動的騎士們像沙包一樣被打倒。

“快讓我安全離開!這些人都瘋了!”驚恐的杜凱莉摩爾夫人被眼前的景象嚇的臉色蒼白,驚恐的步步后退

杜宇聽見杜凱莉摩爾夫人的尖叫聲,手上頓時加大了力道,本已經羞憤快要昏迷的約撒泰在一招“熊掌”后,徹底倒了下去。

看見最為悍勇的約撒泰也被那個變態領主打的暈死過去,剩下其他的騎士紛紛向門外跑去,“完了,一切都完了!”歇斯底里的杜凱莉摩爾夫人癱坐在地上絕望的看著吊燈。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