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鋼鐵蒸汽與火焰

鋼鐵蒸汽與火焰

樹嵐 著

連載中免費

鋼鐵蒸汽與火焰全文講鋼鐵荊棘在大地上叢生,齒輪咬合的轟鳴聲響徹天際,黑色濃煙遮蔽云霄,灼熱蒸汽在管道里急速流動,超級分析機與密碼卡片發出細瑣的低吟,熾白的光芒在這里譜寫著時代的年輪,紅色的流體于此遏制住命運的喉嚨,螺栓與鉚釘的正義,口徑與射程的權威,鋼鐵在咆哮,利劍會嘶鳴。

277.51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鋼鐵蒸汽與火焰全文講鋼鐵荊棘在大地上叢生,齒輪咬合的轟鳴聲響徹天際,黑色濃煙遮蔽云霄,灼熱蒸汽在管道里急速流動,超級分析機與密碼卡片發出細瑣的低吟,熾白的光芒在這里譜寫著時代的年輪,紅色的流體于此遏制住命運的喉嚨,螺栓與鉚釘的正義,口徑與射程的權威,鋼鐵在咆哮,利劍會嘶鳴。

免費閱讀

這一年的冬天寒冷無比。

時值馬諾馬地區寒冬,從右相大陸襲來的寒季氣流路過中心海流帶,被更為宏偉的自然力量帶到這里,侵蝕著整片地區的植被與地面。

寒風吹了整整一個月,卻依舊沒有想要消停的痕跡。城市西邊的鍋爐廠房加班加點的工作,滾滾黑煙升起,遮蔽了天空,讓這寒冬下的世界仿佛沒有了天明。一趟趟灰皮鐵甲火車載著黑色的煤炭來得比往年更加頻繁。

老羅姆坐在值班室里,雙手抱著熱水袋子緊緊縮在懷里,暖氣供應被他開到最大。他呆呆看著嵌在銅皮墻壁上的白灰斑駁的玻璃窗,上面結滿寒冰,根本看不見屋子外面的景象。

窗子旁邊有一只低溫溫度計,上面顯示著室內溫度10度,室外溫度零下14度。

“真不是人過的日子,愿圣皇聽到我們的祈禱,早日讓這見鬼的天氣下地獄去吧!”老羅姆嘴里罵著,雙手又不自覺縮了縮。

然后鮮紅色的指示燈亮得毫無預兆,直到鐵皮門被人重重敲響時,老羅姆才知道有火車進站了。

外面的寒風刮得鐵路站破舊的場棚子嘩嘩作響。凜冽的風帶著冰渣子仿佛要割破人的面頰。

老羅姆臉上百個不情愿,還有一萬分驚恐。若不是被磐石般堅硬的男子架著,他才不愿意從值班室里出來。可是誰能想到都快要到晚上的時間了,會有一只軍隊頂著零下14度的天氣跑到這破舊的火車站來。并且一句話不說,他就被兩個人拖了出來。

他在一群巨人般的軍人包圍下,哆嗦著打開了上了三道鎖的鐵門。

鐵軌上是一輛黑色的巨大無比的火車,上面沒有任何標號。老羅姆在這里干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巨大的火車,車身就足有四米高,渾身被焊上堅硬的鐵皮,如同前行在地表上的黑鱗巨蟒,鐵軌也在它身下發出不堪重負的低吟。前方不遠處的車頭還在噴涌著濃郁的灼熱蒸汽,三道巨型車燈的光芒勘破風雪,射入遠方。

頭幾節車廂和后幾節里全是軍人,貨物被嚴密看管在火車中間。軍人們正站在窗邊看著老羅姆這邊。而在卸貨臺邊,貨物好像是什么巨大的機械,數層深綠色防雨布胡亂地緊緊包裹住它,通過鋼纜與鐵釘緊緊固定在火車鐵板架上,高高鼓起,仿佛隨時要撐破數層防雨布,一共三堆。

走進月臺,老羅姆一一點亮一盞盞煤氣燈。借著燈光,身后的軍人全部穿戴者厚實的軍用棉衣,除了領頭隊長,其余也全部穿戴著烏鴉尖嘴一樣的面罩,上面凸起的眼鏡片也蒙著一層白霜,但并不妨礙里面露出的野獸般尖銳的目光。他們背著長柄火槍,腰間上是雪亮的軍配刺劍,腳底踩著黑色膠質皮靴,將腳腕與小腿下部分全部包裹。領頭隊長則戴著金色邊框眼鏡,除了腰間的刺劍,老羅姆還看到了一柄短式火統。

都是軍隊里精英中的精英啊,老羅姆一面心里暗自嘀咕,一面拿出密碼卡插進差分機里面,按照他們的要求,消除這一趟火車進站的記錄。

遇到軍隊來接受器械也不是一回兩回的事了,但是在老羅姆的直覺里,這一次的水準絕對要高出前幾次太多。

整個月臺除了風聲,一點聲音都沒有,所有人都在等著老羅姆消除記錄后離開,然后開工卸載貨物。

老羅姆當然知道這事,他也想趕快弄完手里的活計,回值班室里喝幾口廉價的葡萄酒暖暖身子。但是被百雙野狼般的眼神盯著,在這寒冷的冬季還有零下14度的氣溫里,他背后竟滲出一層細密的汗水來。

真要人命。老羅姆心里哆嗦。

好不容易看到差分機吐出密碼卡,老羅姆一把拔出來,向領頭的軍官點頭示意了一下,馬上抬腳就要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溫度的緣故,將防雨布釘得死死的鐵釘在此刻突然崩斷一顆,清脆的金鐵敲擊聲在風聲里迅速擴散,防雨布立馬被猛烈的寒風刮開一角。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距離老羅姆最近的幾名士兵立馬全身暴動,從腦部白質里信息下達,再到信息轉換為電信號,通過神經傳達到身體里各部分肌肉關節,移到他身后,其速度之快,好像和那敲擊聲同步。又好像是在那防雨布剛被風刮開一角時的瞬間,下面的景物堪堪映入老羅姆的眼睛里時,士兵就站在了老羅姆身后,一記手刀已經打在了他的后脖頸處。

、、、、、、

老羅姆是在值班室里醒來的。那時他正躺在椅子上,手里握著的水袋子早就變得冰涼,值班室只有暖氣管道的呼呼聲和墻壁上滴答滴答走著的機械銅鐘聲。銅鐘上顯示現在已經是夜里11點了。窗外沒有風聲傳來,冬季的寒風終于消停了。

“我怎么在這里?”老羅姆使勁揉著還在隱隱作痛的后脖頸,然后抄起身邊的酒瓶子狠狠灌了一口,這才拿起煤氣燈,關掉暖氣閥門,急忙走出值班室,但月臺那邊已經是漆黑一片,停在那里的巨大的火車早已不見了蹤影,鐵門也被鎖得死死的,鑰匙正掛在他的腰間。

那些軍人已經離開了。

“嘿,真是見鬼了。”

老羅姆想想只覺得頭疼,關于前幾個小時的事卻只有模糊的印象,自己給軍人打開門,然后按照規矩在差分機上消除記錄,然后、、、自己就回來值班室睡著了?

他總覺得這其中好像少了點什么,但卻怎么也想不起來,一想腦袋里就直犯糊涂,好像要炸開一般,跗骨的疼痛。但適時酒精發揮了作用,回到家里,他悶頭就大睡了一覺,第二天一早起來的時候,這事已經被他忘光了。

直到半年后的一天,這時已經是初夏時節。

還是那個值班室,暖氣供應變成了冷氣,窗外是來來往往的旅人。

老羅姆依舊坐在那把椅子上。郵差走過從窗口遞進一份報紙,他動動身子拿起,一手展開,幾條重要事件的字體被大號加粗:

“現任圣皇尼古·弗列爾去世,新任圣皇為埃爾羅·亞斯圖斯。”

“馬諾王國正式更名為圣多拉格帝國。”

“圣多拉格帝國國王雅圖·亞斯圖斯宣布廢棄元歷,該用圣歷。今年元歷1879年為圣歷0年。”

、、、、、、

圣多拉格帝國?

多拉格?

老羅姆看著報紙上油印的黑字,輕聲念著這仿佛有某種奇異魔力的三個字。

轟然一瞬間,老羅姆覺得眼前的景色一變,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半年前的那個夜晚,在那時自己取走密碼卡,正轉身時聽見一聲金鐵的敲擊聲,然后防雨布被寒風刮開了一角,身旁的士兵速度快得讓身體變成了殘影。

防雨布下,老羅姆真實的看到了一只布滿黑鐵般細密鱗片的巨爪,它在煤氣燈下反射著微光,仿若一件精細的工藝藝術品,靜靜躺在火車的鐵板架上、、、、、、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