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連環罪2:致命誘惑

連環罪2:致命誘惑

墨綠青苔 著

完本免費

  連環罪2:致命誘惑是墨綠青苔寫的一本現代都市推理犯罪小說,午夜街頭,公司董事長神秘被殺,使得多年前的秘密暴露。一個神秘苗族配方,讓眾人陷入瘋狂搶奪,而背后竟然是驚天騙局。毒品的交易,利益的紛爭,迷失的靈魂。當年參與的人已成為社會的精英。而如今復仇之火已經到來,他們必須為當年的罪行償還。
  寶山路中段有很多不起眼兒的小酒吧,其中一個酒吧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殘生”。酒吧的條件雖然很簡陋,但客人卻不少。不過他們都不是回頭客,“殘生”沒有回頭客。李丹在這家小酒吧做了大半年的服務員,她發現一個規律——一個客人最多會到酒吧來三次,三次以后就再也不會來了。酒吧的老板是個四十多歲的胖子,其貌不揚,他姓陸,大家都叫他陸胖子。當然李丹是不敢這樣叫他的,怎么說他也是自己的老板,她依著陸胖子的意思,和其他......

21.3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9/10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連環罪2:致命誘惑是墨綠青苔寫的一本現代都市推理犯罪小說,午夜街頭,公司董事長神秘被殺,使得多年前的秘密暴露。一個神秘苗族配方,讓眾人陷入瘋狂搶奪,而背后竟然是驚天騙局。毒品的交易,利益的紛爭,迷失的靈魂。當年參與的人已成為社會的精英。而如今復仇之火已經到來,他們必須為當年的罪行償還。

免費閱讀

寶山路中段有很多不起眼兒的小酒吧,其中一個酒吧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殘生”。酒吧的條件雖然很簡陋,但客人卻不少。不過他們都不是回頭客,“殘生”沒有回頭客。李丹在這家小酒吧做了大半年的服務員,她發現一個規律——一個客人最多會到酒吧來三次,三次以后就再也不會來了。

酒吧的老板是個四十多歲的胖子,其貌不揚,他姓陸,大家都叫他陸胖子。當然李丹是不敢這樣叫他的,怎么說他也是自己的老板,她依著陸胖子的意思,和其他兩個服務員一樣都叫他陸哥。

華燈初上,李丹早早地就來到了酒吧,換上了服務員的衣服,開始今天的工作。李丹是師大的學生,為了賺一些零花錢,她每晚都會到“殘生”打工。

平心而論,陸胖子是一個很不錯的老板,對李丹他們幾個服務員并不苛刻。在這兒干一晚上,李丹能夠拿到一百八十元的報酬,如果客人給小費的話還能拿得更多,陸胖子是不克扣小費的,全都歸服務員。客人對服務員也沒有太多的要求,點了酒水就讓服務員退下了。客人們對陸胖子很客氣,而陸胖子則每晚都會穿梭于客人之間,每張桌子他都會過去坐上一會兒。他似乎和每一個人都很熟悉,但每次的交談都只是點到為止。李丹很好奇陸胖子到底和客人說了些什么,也很好奇既然客人都是滿意地離開,為什么在三次以后就都不來了。她曾經悄悄地問另一個比她早來幾個月的叫張琳的服務員,張琳卻沉著臉告訴她,不該打聽的就別瞎打聽。后來李丹才知道,張琳曾經問過陸胖子同樣的問題,陸胖子也是這么回答的,只是他當時對張琳的態度可比現在張琳對李丹的態度要惡劣得多,張琳說她是第一次見到陸胖子這么兇。

“歡迎光臨!”是張琳的聲音,來客人了。

李丹從吧臺拿了酒水單子走過去,突然發現進來的客人很眼熟。這是一個五十歲出頭的男人,但看上去很有精神。李丹突然想起來了,他是自己大學同學杜之凱的父親——林城威騰礦業的老總杜俊。學校的實驗樓就是在他的捐助下建起來的,捐贈大會的時候李丹見過他,那時候他坐在主席臺上,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杜之凱是學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還很不可一世,因為他有一個當礦老板的爹。杜之凱雖然也對李丹動過花花腸子,可是李丹并不像那些愛慕虛榮的女孩一樣,她從骨子里就對杜之凱很是鄙視。

“給我杯白開水就行了。”李丹走到杜俊的面前,杜俊頭也沒抬,輕聲說道。

李丹感覺今天的杜俊有些奇怪,雖然看起來仍舊是一副精明干練的樣子,但他好像還有些緊張,李丹給他上了一杯白開水后就退回去了。

像以往一樣,八點多鐘時,陸胖子來到了酒吧。他照例在每張桌子旁都坐了一小會兒,客人在他起身不久后就都滿意地離開了。杜俊也離開了,他離開的時候整個人仿佛輕松了許多。隨后杜俊又接連來了兩個晚上,之后就再也沒有來了。

李丹并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過了一個多星期,她正在宿舍里看書,室友祁露露沖進宿舍咋呼呼地說道:“你們聽說了嗎?杜大少那個有錢的老爹死了!”

“哪個杜大少?”

“咱學校還有幾個杜大少啊,杜之凱啊!”

杜之凱的父親死了?這是怎么回事啊?不久前自己還見過他的,怎么就死了呢?

“露露,真的假的?這種事情可別亂說。”李丹輕聲說道。

祁露露不悅地看了她一眼:“當然是真的啊,聽說警察已經通知杜大少去警察局認尸了。也不知道他得罪了誰,被人捅了十幾刀呢。”

李丹依舊早早地來到了酒吧,張琳已經來了,正坐在吧臺邊上發呆,看起來魂不守舍的。

“今天你怎么來得這么早?”李丹上前拍了下張琳的肩膀。

張琳被嚇了一跳,李丹頑皮地吐了下舌頭:“琳姐,你在想什么?這么入神。”

張琳咬了咬嘴唇:“李丹,我不想干了,你也別在這兒干了,我們一起辭職,重新找一份工作吧!”

李丹瞪大了眼睛:“為什么啊?不是干得好好的嗎?”

張琳欲言又止,最后她說道:“你想留下就留下吧,反正我必須得走。”李丹問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只是搖頭,她的反常讓李丹的心里升起了疑惑。

陸胖子來了之后,張琳就去找他談話了,但沒聊多久張琳就走了。李丹留意到陸胖子的眼睛在望著張琳的背影時射出了一縷怨毒,這眼神讓她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歐陽,兩個老人還在追問孩子的事情呢,怎么著也得給他們個說法吧!我想要照實說,可是振北怕他們接受不了,你幫我出出主意!”白倩給歐陽雙杰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在沙發上坐下了。

歐陽雙杰苦笑了一下:“白姐,這事情我覺得你應該勸勸嚴哥,就和老人說實話吧,總不能一直騙他們。當初梁詩然設局讓你們收養這孩子,原本是想陷害你的,你自己還成了警方的懷疑對象呢。說起來,梁詩然還真有一套,她早早地就盯上了你,原本已經打算拼個魚死網破了。一來這孩子能夠讓警方轉移視線,二來一旦他們夫妻真出了什么事,孩子也有人照應著。孩子要是跟著你們肯定不會受苦,可偏偏這孩子舍不得離開自己的親生父母。”

白倩白了歐陽雙杰一眼:“現在梁詩然已經自首了,那個王劍沒事吧?”歐陽雙杰說王劍沒事,梁詩然的事情他并沒有參與,至于他知不知情,已經沒有人去深究了,孩子總得有人照顧。

白倩輕聲說道:“能不能和王劍商量一下,還是讓嚴寬跟著我們吧。”她還是習慣性地叫那孩子嚴寬,歐陽雙杰有些為難,最后還是答應試試。

“其實我也是為他好,一個大男人,帶一個孩子都費勁,別說兩個了。”

就在這時,歐陽雙杰的電話響了,是邢娜打來的。

“在哪兒呢?”邢娜還是那樣大大咧咧,歐陽雙杰告訴她,自己正在白倩的辦公室里。邢娜告訴他,馮局讓他馬上趕回局里去,歐陽雙杰皺起了眉頭:“又有案子了?”

“你就趕快回來吧!”邢娜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歐陽雙杰剛回到局里,許霖就把一份驗尸報告交到了他的手上:“死者女性,二十五至三十歲之間,是被鈍器猛烈撞擊腦部致死,之后被毀容,然后一絲不掛地被裝進了紙箱,目前我們沒有找到任何能夠證明其身份的線索。尸體是在舊城區一棟爛尾樓里發現的,報案人是個流浪漢,現場勘察的結果表明那兒并非第一兇案現場。我已經通知了各派出所,看看有沒有報人口失蹤的,希望能夠找到有用的線索。”歐陽雙杰從二隊抽調了四個人:許霖、邢娜、謝欣和伍坤,叫他們跟著自己調查杜俊的案子,王小虎則帶著一中隊的人去調查無名女尸案。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