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薄情帝少,靠邊站

薄情帝少,靠邊站

與織 著

連載中免費

《薄情帝少,靠邊站》是網絡作家“與織”所作的一部豪門世家小說,他們之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且很不愉快的感情,然而久別重逢,她卻什么都不記得了,時易毀了她的婚禮,害她在眾人面前丟盡了臉,傷她身心。

47.8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1/23

在線閱讀

   他們之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且很不愉快的感情。然而久別重逢,她卻什么都不記得了。時易毀了她的婚禮,害她在眾人面前丟盡了臉,傷她身心,限她自由,還說恨她……但是……黎慕然就不明白了,既然恨她,那他為什么還要強行拉她去領證?腦子有病?

免費閱讀

多雨的季節,臺風過境,樹木被強風吹的東倒西歪,在夾雜著閃電的傾盆大雨中,搖搖欲墜,斷掉的樹木枝椏幾乎隨處可見。

夜幕降臨,因這場臺風,這繁華都市的夜晚暫且散去了往日的熱鬧非凡,道路上的行人更是寥寥無幾,連霓虹燈的燈光都沒有了往日的紙醉金迷,都是冷的,如那狂風暴雨一般。

黎慕然再次回身看了一眼院子里那棵被攔腰折斷的桂花樹,含苞待放的骨朵散了一地,再過些時日,這花就可以盛開了,屆時定是滿院花香,然而摧殘總是在盛開之前來臨,不幸總是悄悄降臨。

她眼中疼惜的流光稍縱即逝,苦笑了一番,繼而蹲下身來,膝蓋處的傷口滲著血絲,隱隱作痛,這風實在是太大了,她一路上摔了好幾次。

黎慕然盡可能的忽略掉傷口的疼痛,脫掉鞋子,將鞋子中的水全部倒掉。

她冷笑著,她自己又能比那棵桂花樹好到哪里去。

家里十分安靜,因為她提前知道家里今天就她一個人,所以她直接回了房間,拿了衣服就進了浴室。

洗澡洗到一半的時候,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黎慕然一手的泡沫,便沒去接。

那通電話第二次撥過來的時候,黎慕然接起了。

“媽媽。”

“剛剛怎么沒接電話?媽媽跟叔叔今天回不去了,航班耽擱了,你跟哥哥在家好好相處,我們明天下午應該能回去。”

轟的一聲,巨響,一道讓黑夜亮如白晝的閃電之后,驚雷落下,卻在黎慕然的腦子里轟然劈開,幾秒的反應時間,平靜不再,取而代之的驚嚇和心悸。

黎慕然的手開始顫抖,越發厲害,配合著那顆狂跳的心臟,正快速的流失著她殘存的理智和鎮定。

“喂,慕然?怎么了?你是不是跟你哥又鬧別扭了?”

顫抖的雙手,驚慌失措的人再也握不住那手機,手機跌落在洗手池上。

伴隨著婦人聲音的是黎慕然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

不是說那個變態在鄰市今天回不來的嗎?為什么媽媽沒回來,那個變態卻回來了……為什么要這么捉弄她。

不,不行……現在必須馬上離開這里,就算外面下刀子,她也要拼了性命離開。

“怎么辦……怎么辦啊……上天保佑,那個變態一定要晚一些回來,哪怕五分鐘也好啊……”

慌亂之中,黎慕然努力的控制著手抖,盡可能的用最快的速度將衣服穿在身上,不是睡衣,她從來不敢穿睡衣,因為那樣不方便逃跑。

穿好了衣服,拉開門的那一刻,入目的便是坐在她床邊的那個散發著妖冶氣質的男人,雙腿疊在一起,似乎已經等她很久了。

他嘴角的笑至于黎慕然而言就是魔鬼的嘲諷,在等待著她的丑態。

那一瞬間,黎慕然的指甲戳進了肉中,她感覺不到疼,她努力的想笑,努力的想要表現出一副她不害怕的神情。

可對這位哥哥的恐懼,這六年來是深入骨髓的那種,怎么可能藏得住,季殊一眼就看出了黎慕然的慌亂。

“緊張什么?妹妹?”

“哥,你……你怎么回來了?你不是跟……跟叔叔在一起嗎?”緊張讓她講話結巴。

“我怎么回來了?我明天有課啊,我肯定要回來,倒是你,也不等等哥哥,我剛剛去你學校接你,結果你走了,受傷了嗎?讓哥哥看看……”

隨著話音落下,季殊站了起來,只一步便跨到了黎慕然的身邊,居高臨下的欣賞著她的緊張。

他的手落到了黎慕然的肩上,后者立馬退后了兩步,躲他如躲避豺狼虎豹,目光之中嫌棄被罪魁禍首盡收眼底。

“妹妹,你到底在緊張什么?你媽媽不在,我肯定會好好疼你的,我的好妹妹,你可真香,洗澡怎么不等等我?嗯?”

變態!人渣!

黎慕然忍著惡心,默默的松開了手背后那緊張的糾纏在一起的手,雙肩下沉,眉眼之中的緊張和恐懼之意被她努力的壓制著。

她告訴自己要冷靜,一定要冷靜,如果不冷靜下來趁機逃跑的話,她今天的下場肯定比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樹還要慘。

“哥,我餓了,我想下去吃飯。”

“好,我陪你下去。”他的手落在了黎慕然的腰上,上下滑動的,摩擦之中濃濃的暗示。

黎慕然恐懼極了,眼下看來只能隨機應變了:“哥,你別這樣,這樣,我不好下樓梯。”

季殊舉起雙手,一攤便放開:“好,都聽我的好妹妹的。”

好妹妹?呸,真夠惡心的,她才沒有他這么變態的哥哥。

下了樓之后,黎慕然故裝淡定的走進了廚房,她知道那個變態不喜歡廚房的味道,所以廚房是她今天晚上唯一能逃脫的機會了。

成功的進了廚房之后,黎慕然像模像樣的開火燒水洗菜,許是她這所有的步驟看起來都像是在認真做飯的,季殊終于離開了廚房門口。

少了那個變態的監視,黎慕然長呼了一口氣,刀子不慎劃到了拇指,鮮血直流,可她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她任由血流著,畢竟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廚房的窗臺很低,她學過舞蹈,攀上窗戶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

黎慕然小心翼翼的拉開了窗戶,深吸一口氣,長腿直接攀上了窗臺,她人坐在窗臺上正打算往前跳的時候,身后忽然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怒吼。

那聲音如同驟然響起的防空警報,刺耳,尖銳,催促著黎慕然火速跑到安全的地方。

“想跑?你跑不掉的,看我今晚不弄死你。”

黎慕然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往沒有季殊的方向,用生命去跑,竭盡全力,不顧一切。

她絕對不能被季殊抓到,絕對不能!

廚房的窗戶是在前院,跳下了窗戶之后,黎慕然拼了命的往門口跑。

她聽見了那個變態的叫喊聲,讓她停下,還警告她不要再跑了……

污言穢語,悉數化成了黎慕然逃跑的動力,今天逃離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被抓到的話……

后果黎慕然不敢想,她奮力往前跑,她沒穿鞋子,腳底避免不了的踩到了尖銳的東西,但她未曾停留過,她不是不疼,只是后方的變態遠比疼痛可怕百倍千倍,乃至萬倍。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