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騎燕上青龍

騎燕上青龍

點金善手 著

連載中免費

《騎燕上青龍》是網絡作家“點金善手”所作的一部古代耽美小說,定國侯府貌美無雙,天真爛漫的小侯爺奚燕雙,遇到了下山買刀的刀客牧爻,從此走上了嫁夫隨夫,一路冒險打怪,通往云深不知處的旅程。天下初定,百廢待興,這一場災難來得極不湊巧,等到混亂的朝政終于恢復運轉,災情嚴重的報告終于到達天聽的時候,青州早已是遍地餓殍,十戶九空。
這天底下就是有那等“機靈人”,趁著這場大災難略有收勢,而朝廷的軍隊又沒有到達的關頭,搶先一步進入青州城,冒著染上惡病的危險,半買半騙、連逼帶搶的帶出了十幾個未及冠的孩子,裝上封了門的馬車就往京城趕去。

25.1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2/13

在線閱讀

   青龍尾上碧玉崖,青龍背上青龍臺。有一天,定國侯府貌美無雙,天真爛漫的小侯爺奚燕雙,遇到了下山買刀的刀客牧爻。從此走上了嫁夫隨夫,一路冒險打怪,通往云深不知處的旅程……

免費閱讀

昭國六十三年。

顯慶帝從四位王子中脫穎而出,終于登上帝位的這一年,青州一帶暴發了大瘟疫。

天下初定,百廢待興,這一場災難來得極不湊巧,等到混亂的朝政終于恢復運轉,災情嚴重的報告終于到達天聽的時候,青州早已是遍地餓殍,十戶九空。

這天底下就是有那等“機靈人”,趁著這場大災難略有收勢,而朝廷的軍隊又沒有到達的關頭,搶先一步進入青州城,冒著染上惡病的危險,半買半騙、連逼帶搶的帶出了十幾個未及冠的孩子,裝上封了門的馬車就往京城趕去。

……

三月,昭國最美麗的城市——被稱為“天下第一花城”的錦州城。

與青州的慘狀不同,這里仍然是一片繁榮昌盛的氣象。

滿城的櫻花開得正盛,等到夜間華燈初上之時,春風吹起滿地櫻花瓣,猶如一團團粉色煙霧,氳氤在錦州城中,景色如夢如幻,如詩如歌。多少文人雅士為了能親臨此景特意在這個季節趕到錦州城,于是每到春夜,滿城花雨,人聲鼎沸,青樓楚館歌舞不斷,笑聲不絕。

因著櫻花花期短暫,美景不等人。錦州城外四條官道連日以來,車流不斷,各地的風流人物,都想趕在花期結束之前一飽眼福。卻說這日暮色降臨之前,四條官道里最偏僻的桓延道上,遠遠地駛來三駕大車,正是那從青州一路趕來的人牙子趙禿子一行人。

趙禿子坐在先頭的車上,望見遠處高大巍峨的錦州城墻,咧著嘴嘿嘿直笑:這一趟可去對了,果然是富貴險中求!

他探頭朝后面兩駕車看了看,車夫跟保鏢都跟得好好的,十六個孩子路上只死了兩個,還剩下十四個呢。

他掰著指頭算:六個女孩姿色都是上等,至少有一半可以賣進錦州城里最大的“繁花樓”,那里給的價一向是最高的;還有三個就算不能都進繁花樓,至少也能進第二檔的幾家妓院,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嘿嘿嘿……”,趙禿子得意地笑出聲來,還有那八個男孩,去處就更多了。大戶人家誰不愛養幾個眉清目秀的小廝在身邊?就算是皇宮里,年初還有人打招呼,要高價收購未及冠的少年呢!

想得正美,卻被人打斷了。

“老爺!前邊有人……打劫。”

去探路的兩個下人策馬前來報告,臉上表情卻很奇怪。

趙禿子一驚,揚手命人停車。

“打劫你們笑什么!”

“這……您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趙禿子是山匪出身,聞言拿起自己的一對鐵鉤刃,從車上一躍而下,“走,去看看!”

這里可是錦州城近郊了,什么人敢在這么人來人往的地方打劫?

是技高一籌,還是不長腦子??

趙禿子帶著幾個家將往前去了,停在路邊的馬車里一陣騷動。

第二輛車里關了七八個孩童,其中一個來過錦城的正在口若懸河地吹牛皮:

“……街道寬得能跑兩輛大馬車,兩邊都是商鋪。五湖四海的吃食都能買到,街上的人個個穿得比青州城里的大掌柜還好呢!”

圍在他周圍的孩子們都露出了憧憬的表情,一個梳著牛角髻的女童便道:“等我進了錦州城,一定要當一個大小姐!每天都有花戴,還有漂亮衣裳穿。”

另一個頭發像雞窩一樣的男孩坐直了叫道:“那我要做小王爺!”

他身邊幾個六七歲的也跟著亂嚷嚷要做掌柜,做大官之類的,車廂里又窄又熱,一時間鬧騰得趕車的車夫都坐不穩了。

這輛馬車的車夫是個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劍眉星目,身材高大,穿著一件灰白色的短打,露出一雙精壯有力的臂膀,單腿彎曲地坐在車前,拿著手里的鞭子絞來絞去,帶著苦笑聽后邊那群小猴子瞎叫喚。

這時車廂里傳出一個冷靜的童聲:“你們別做夢了!我們是被帶去賣錢的,就跟掛在成衣店里的衣服一個樣,還小姐王爺呢,我看就是去當奴才、童養媳的!”

車廂里靜了片刻,更加激烈的搖了起來,這回似乎還動上手了……

“你胡說!”

“封阿大最壞了,老是說些可怕的話!”

“就是就是……”

“不信你們問牧大哥!!”

被點了名的車夫————牧爻(yao)只好應聲,“別吵了,趙掌柜他們走過來啦!”

趙禿子一路上沒少殺雞儆猴,孩子們早就怕了他,一聽到他的名字,趕緊一個個的閉上嘴,膽子小的把頭都埋到了別人身上。

牧爻卻不是胡謅的,趙禿子確實回來了。只不過看起來焦頭爛額,自顧不暇,貌似有意外發生。

他們三個人雄赳赳而去,回來得卻頗有些灰頭土臉,說是屁滾尿流也不為過。為首的趙禿子倒拖著他那對鐵鉤刃,帶著兩個家將小跑著,一邊跑一邊不住往后看,仿佛背后有什么洪水猛獸一般。

奇怪的是,跑得如此狼狽,三人的表情卻是無奈多于懼怕,偶爾還互相擠眉弄眼打暗號……

牧爻本來想著要不要出手幫忙,現在倒是起了些看戲的念頭,于是依舊坐在車轅上按捺不動。只見一個下人提著衣角跑過來,對他們幾個趕車的命令道:“聽著!待會兒看見任何事情都不可以笑,特別是不可以大笑,要是做到了,回去以后每人的酬勞都可以多加一成!記住了沒?“

“這是為何?”牧爻奇道。

那下人也是一幅無奈的表情,小聲說道:“是定國侯府的小侯爺……”

后邊車上的車夫立刻了然,嘿嘿幾聲回去自己車上了。

牧爻卻是第一次來錦州城,不知道這“定國侯府的小侯爺”又如何了。正要再問,只聽前頭一陣兵荒馬亂,那下人急忙躲到后頭去了。

牧爻轉過頭來,只見前面官道上急急跑來一個錦衣少年,離他身后不遠處又有兩隊護衛跟在他后頭,雖然穿著平民衣服,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訓練有素。也不知是這少年的家將還是官兵。

卻說那跑得小臉通紅的錦衣少年生的當真玉雪可愛,年紀約莫十五六,眉目如畫,面色如玉,穿著一件寶藍色掐絲暗紋的錦緞袍子,腳上一雙黑蛟翻云的軟底皮靴。端的是貴氣無雙,只是說話行事卻叫人哭笑不得。

只見他撩著自己的前擺,“噔噔噔”跑到趙禿子的馬車前,原地打了個轉,回過身來擺出一個白鶴亮翅的造型,口中喝道:“呔!原來你就是那欺男霸女,拐賣孩童的惡賊趙永彪!今日我錦州木刀大俠便要為民除害,還不快快獻上爾的狗頭!”

趙禿頭不慌不忙,跪倒在地,“大俠饒命!在下只是接幾個親戚的孩子入城居住,并非倒賣孩童啊!”

奚燕雙歪了歪頭,“此話當真?”

“絕不敢欺瞞大俠。木刀大俠威名遠震天下,我們就住在您的眼皮底下,哪敢做那傷天害理的事情!大俠饒命啊……”

身后幾個下人也跟著跪拜起來,“大俠饒命啊……”

奚燕雙今日過足了戲癮,又在官道上受了一群大漢跪拜,心里妥帖無比。他小臉上紅光滿面,滿是得色,映襯在夕陽下格外嬌艷,他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嚴肅道:“原來是情報有誤,倒是難為你們了!”

“噗!”

牧爻趕緊低下頭,還好沒被人發現。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