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鑒寶王

鑒寶王

靜湖竹筏 著

連載中免費

鑒寶王是靜湖竹筏寫的一部鑒寶小說,“臭小子,把你的臟手拿開,這可是明青花,是你的臟手碰得的嗎?”某老板聲嘶力竭的叫罵道。“贗品,不值一文。”年輕小伙拿開了手,不屑的撇嘴……憑著一只可感知一切的右手,小伙子在古玩的熱浪中淘盡大浪……

283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2/28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鑒寶王是靜湖竹筏寫的一部鑒寶小說,“臭小子,把你的臟手拿開,這可是明青花,是你的臟手碰得的嗎?”某老板聲嘶力竭的叫罵道。“贗品,不值一文。”年輕小伙拿開了手,不屑的撇嘴……憑著一只可感知一切的右手,小伙子在古玩的熱浪中淘盡大浪……

免費閱讀

  豪情KTV,包廂內裝修奢華,昏黃的燈光泛著令人迷醉的色澤,映照在墻壁上西方油畫上。

  畫上的人體藝術泛起朦朧媚態,看的男生有些把持不住,女生俏臉泛紅。

  今兒是校花陳小瑩的生日,闊少馬玉龍做東,請大伙來這嗨,張彬居然被邀請其中,這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以張彬對馬玉龍的了解,他才不會那么好心請自己聚會。

  在座的同學中,以張彬家世最為差勁。

  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以買菜為生,家計困難,在校靠救濟金,這樣的奢華的聚會上,張彬一身寒酸顯得格格不入。

  要不是自己的死黨陳鎮海極力挽留,他早就借尿遁而去了。

  在這里,每呼吸一口氣,張彬都覺得胸口發悶,好像被人用重錘重重的捶打一般。

  有錢人的奢靡圈子壓的他這個窮苦百姓直喘不過氣來。

  “壽星來了。”

  包廂的門推開來,穿的好像公主一般的陳小瑩拉著自己的白紗裙擺,款款的步入包廂內。

  陳小瑩雖然還是高三學生,但是一米68的個頭讓她出落的亭亭玉立,白皙的瓜子臉,五官精巧,尤其是一對靈動的美眸透著智慧。

  這是一個集美貌與智慧一身的天使。

  包廂的熙熙攘攘聲戛然而止,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徐徐走進門的公主,那些精心打扮想要喧賓奪主的女同學們,見到陳小瑩的那一剎那,忍不住低下自慚形穢的頭來。

  今晚包廂的美都被陳小瑩一人獨攬。

  張彬本來心頭很不開心,但是一見到美艷如仙女下凡的陳小瑩,一時間種種的不快頓時煙消云散,一對眼眸火辣辣的直盯在她的身上,是一刻也不愿意離開。

  陳鎮海瞧著張彬的饑渴模樣,拿手伸到了他的下巴:“口水流出來了。”

  張彬尷尬的急忙拿手去擦嘴角,發現是陳鎮海戲弄他,氣的拍掉他的賊手,狠狠剜了他一眼:“臭小子,你也學他們挖苦我是不。”

  “哪能啊,這不是看你相思成災,想幫你牽個紅線,怎么樣,要不要我幫你和校花拉個媒。”

  陳鎮海嬉皮的胡說八道,張彬沒好氣的沖他松了一拳頭,疼的他是齜牙咧嘴,直抽冷氣:“你小子什么時候力氣變這么大了?怪事,最近好像也看不見你胳膊抽抽了。“

  張彬患有杜氏癥,就是俗稱的抽動癥,右手胳膊會時不時不受控制的抽搐,為此,他從小飽受他人嘲諷。

  在他十八歲的人生中,充斥著各種辱罵,譏諷,甚至是戲弄,沒有任何的陽光。

  張彬有時候恨老天爺為什么對自己如此不公,然而就在前不久,他的多動癥奇跡般的不藥而愈了,相應的這只廢胳膊更是給他帶來了不可思議的神奇好處……

  “治好了。”張彬咧嘴神秘笑道。

  陳鎮海略微詫異的看著張彬,認識這么久,他還是第一次見張彬發笑。

  他第一次發現張彬其實挺帥氣的,尤其是笑起來,嘴角還有兩個酒窩,特迷人,要他是個女生,絕對會被迷死的。

  張彬被陳鎮海看的渾身毛毛的,忍不住挪了挪身子,坐的離他遠點。

  “馬玉龍做東的,怎么還不到呀?”副班長莫長興問道。

  “這不是來了嘛。”

  門口,馬玉龍一襲西裝的匆匆趕來。

  一百八十斤的矮胖身材,這家伙愣是把自己塞進了西裝內,西裝撐的都快要破了,這樣子滑稽極了,活脫一個小丑。

  “噗!咳咳……”

  陳鎮海直接一口飲料奪口而出,笑的直嗆風。

  張彬也是忍俊不禁的,這個馬玉龍,還真是個活寶。

  其他人見到他這樣,也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樣子。

  馬玉龍手捧禮盒,本是滿心歡喜而來,然而進門就被張彬和陳鎮海奚落嘲諷,由不得臉色一沉的,陰霾的掃向他二人。

  馬玉龍的目光陰毒的在二人身上逡巡,最后定格在張彬的身上。

  “想不到你這個低保戶也來湊熱鬧,不過來就來吧,見識、見識也好,只怕今兒的東西你一輩子就只能吃到這一次。”

  這是赤 裸裸的在嘲諷張彬,張彬的臉色微變,這一切早就在他意料之中,馬玉龍的鴻門宴豈是好赴的。

  一時間包廂內的氣氛變得僵硬,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張彬,期待著他來點刺激的反應。

  他們巴不得張彬做出反抗的舉動來,然后就可以一起整蠱他,好好的發泄平日里學校加諸在他們身上的壓力。

  張彬對這一切早已經司空見慣,為了不叫校花的生日宴變味,他忍下了這口惡氣。

  可陳鎮海不同,脾氣火爆的氣的就要為兄弟出頭,但是卻被張彬的大手一把摁在了沙發上,張彬沖他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惹事。

  陳鎮海氣的臉發紅,但是兄弟有話,他也好再多說什么。

  馬玉龍還要譏諷挑釁,陳小瑩此刻發話了:“人都來齊了,可以上蛋糕了。”

  她的語氣很平淡,淡雅中透著一股清醒脫俗,瞬間把眾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

  “慢著,切蛋糕前,小瑩,先看看我的禮物。”馬玉龍搶上一步,將禮盒放到了茶幾上。

  “謝謝。”陳小瑩把禮物輕輕推放到一旁,冷淡孤傲的模樣直叫馬玉龍臉上無光。

  “哈哈,馬玉龍,你小子送的禮不行啊。”陳鎮海抓住機會就回擊馬玉龍。

  馬玉龍氣煞,狠狠瞪了他一眼,但是礙于他的身份,不敢反駁,只好主動打開了禮物:“小瑩,這是我托人弄來的上好玉佩,聽說佩戴在身能夠延年益壽,永葆青春。”

  馬玉龍取出了玉佩來,眾人眼前一亮的。

  這是一塊素璧,通體透亮,乃是一塊和田玉雕塑而成,直徑3.8CM,厚度0.35-0.45CM,中孔穿著一根細線,是后來添加上的,方便佩戴者攜帶。

  在場的雖然都是高中生,但是家里長輩也有不少古玩熱愛者,一眼就認出此物來:“老馬,你這素璧價值不菲吧。”

  馬玉龍拿著素璧,頗為自傲的吹噓道:“那是自然,賣我的人說這是春秋的東西,可值錢了。”

  “春秋的啊,那你花了多少錢。”

  “不多,三萬塊而已。”

  眾人不由唏噓,三萬對于他們學生而言,還不叫多嗎?這個馬玉龍為了追校花,還真是舍得花本錢。

  “小瑩,來,戴上給大家看看。”馬玉龍將素璧雙手奉上。

  陳小瑩淡淡的看著他手里的素璧,不緊不慢的回道:“不了,這么珍貴的東西,我受之有愧,還是你自己留著吧。”

  校花不受禮,叫馬玉龍一急的,他急忙沖陳小瑩的同桌孫素雅使眼色。

  孫素雅是個市儈人,早就收了馬玉龍好處,她急忙輕輕推了推陳小瑩,小聲勸道:“今兒是你生日,別鬧這么僵,要不你暫時先收下吧,改明兒再找個機會還他。”

  陳小瑩秀眉微微蹙起,什么話也不說了。

  “有好戲看啰。”陳鎮海沖張彬附耳小聲笑話道。

  張彬也是偷笑一把,誰都知道陳小瑩的性子,孤傲冷如臘梅,沒人能夠逼她做不喜歡的事情,要是逼迫的緊,她一向是冷處理。

  此刻馬玉龍的手捧著素璧都累的發抖了,可陳小瑩就是偏偏不收,也沒直接回絕,直叫他繼續舉著不是,放下也不是,尷尬的要死。

  孫素雅一見這場面,忙打圓場道:“馬玉龍,這么好的東西能給大伙沾沾光不?好東西可不能叫咱們小瑩一個人獨享了。”

  馬玉龍正累的胳膊發酸,一聽這話,喜上眉梢的忙把素璧遞給了她:“說的對,大家都沾沾光,聽說這玉集日月之精華,摸他的人會有靈氣滋潤哦。”

  大家一聽有這說法,更是迫不及待的爭先一沾靈氣。

  素璧在人群中爭相傳遞,馬玉龍頓時備有面子,得意的直揚起他短短的下巴。

  當素璧傳到陳鎮海手里,他不屑的掃著這玩意,沖張彬問道:“彬子,你說就這么個破玩意配得上咱們校花?”

  張彬好懸沒被這小子氣死,這小子真是會給自己添堵,尋麻煩。

  不用抬頭看人,張彬也知道此刻馬玉龍已經黑了一張肥臉死死的瞪向自己,一對小眼睛噴出的毒火恨不得燒死自己。

  “張彬,就你這一賣菜的野種,殘廢,懂什么是玉嗎?別給老子瞎逼逼,胡說八道,要是敢說錯一個字,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馬玉龍惡聲惡氣的向張彬要挾來。

  張彬眉頭一蹙的,心里直窩火,欺負人也得有個底線,這馬玉龍實在是太可惡了,他欺負自己可以,但是不該辱及含辛茹苦養他愛她的母親。

  “誰說我不懂玉,今兒我倒要看看這春秋的素璧到底有什么神奇之處。”

  張彬氣惱無比,一把搶過了陳鎮海手中的素璧。

  大家都一臉吃驚的看向張彬,成天被人欺負的吊車尾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膽,居然敢反抗馬玉龍的壓迫了。

  當張彬的右手觸摸上素璧的那一刻,神奇的一幕在他眼前飛速展開。

  如同放電影一般的畫面在張彬的眼前飛速的閃過,通過觸摸素璧,他知曉了這玩意的歷史。

  從山上開采,再打磨成玉,到入土陪葬,再到被人挖掘出來兜售,一幕幕如同拍攝好的電影清晰的展現在了張彬眼前。

  這是他的右手帶來變化,曾經視為恥辱的殘疾手臂,如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奇異變化,帶給了他超乎常人的奇異感知能力。

  感知一瞬即逝,然后歷史已深深在張彬腦海內扎根,他不屑的把東西拋到了茶幾上。

  素璧在茶幾上跌跌撞撞,兜了個圈,眼瞅著就要跌落茶幾,嚇的馬玉龍急忙拿手去捂。

  馬玉龍肥碩如豬的身子撲上了茶幾,一把拿住了素璧,樣子滑稽丑陋無比,惹的陳鎮海哈哈大笑挖苦:“馬玉龍,三萬塊而已,碎了就碎了唄,至于這么奮不顧身嗎?”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抢庄牛牛